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鹤一期]作为一个审神者我现在就想死[番外]

1.正篇已完结,然后这里放的是番外(x

2.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3.可能会OOC

4.一期、鹤丸描写苦手

 正文:


第一篇: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75500b6




第二篇: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759e181




第三篇: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764b020




第四篇: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78ecea5




 第五篇: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79bf881




第六篇: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80064f4



 第七篇:  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80c82c9

第八篇: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885542c


——————————————————————————————

鹤丸国永拿着包装得与他队友稍微有些不同的便当,环顾了四周,确认了没被自己的队友们发现自己准备偷偷溜到一边后,便弯着身子悄悄钻进了密林之中。他找了一个有几条水流流经的地方,选了一根横在地上的半湿不干的枯圆木,一屁股坐了上去,也不理会起来后裤子会不会印上黑色的屁股形状的污迹,便乐呵呵地打开开了那包装简洁但不简陋的便当。

便当打开后,并没有像某些夸张的美食类作品一般射出一道可以刺瞎人的金光直插云霄,更没有出现几条腾飞在天上的龙在呼风唤雨。打开的便当看上去平实无奇,但和谐的配色却令人感到赏心悦目。放得满满当当的饭盒分为三个部分,右边的白米饭上随意撒上了好几十粒黑芝麻,中间暗红色的梅干凸显出来,起到了很好地点缀与调味作用。左下三个用油豆腐皮包着的稻荷寿司中缝塞满了海草。上部的西兰花,芦笋,切块的番茄和红萝卜丝整齐地摆放着,最左处大概是听取了他可爱的弟弟们的意见吧,做成嘟着嘴的小章鱼模样的香肠紧紧地缩在角落。

淡淡的香味诱导着鹤丸拿着筷子的手把其中的食材夹起来放入口中。他咽了一口口水,双手合十说了一声我开动了。但他夹起一块西兰花后便停下了手。

黄灿灿中带着被煎烤过的深棕色痕迹的简单就被压在上部的各种配菜之下,鹤丸迅速地把红红绿绿的配菜扒拉到一边,把这个长期被压在底下的煎蛋解救了出来。

啊,想起来了。

前几天开着玩笑和自己喜欢的人撒着娇说想吃他亲手做的煎鸡蛋的愿望竟然在今天真的实现了。看来遭受了装作严肃但实际上一点都不疼的那几次弹额头的经历还是非常值得的。

他再次把那块煎蛋夹了起来,张开嘴,却被突如其来的后背传来的拍打阵痛吓得放开了煎蛋,一声尖叫不由得从喉咙深处用丹田之气吼了出来,惊动了林中的飞鸟,习惯了安静的黑色飞鸟们纷纷飞离这块惊恐之地,躁动了好一会儿,森林才总算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还真是吓到我了。”这个看似年轻实际上却一把年纪的老头子差点就因为心脏病而能获得保险金。他转过头用一脸内心崩溃的表情看着罪魁祸首。但那个刘海遮住了半边脸,不说黄段子就不舒服的青年却丝毫没有愧疚感。

“要不是今天一起组队远征的都是些不是侦查低的可怜就是机动低的可怜,或者两个都低的可怜的家伙们,他们可能现在都做好了作战准备出现在这里了。”

“……被他们听见的话你以后手合场上就惨了。”

“没关系,那群大太刀在吃着王子大人几百年一见做出的超UR级罕见的便当停不下来呢,我刚刚偷溜过来的时候小矮子和次郎还差点为了一个太郎不吃的章鱼香肠而大打出手呢。”

这事态变得超严重的好吗,哪里没有关系了。

刘海下邪魅的红色右眼瞄到了那个金灿得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光的简单上便移不开视线了。

“诶……煎蛋啊——真好呢——”这意味深长地不自然拉长尾音到底想表达些什么,看对方那一脸等着打听其中的八卦的兴奋表情就知道了。

“哦,那个,其实呢,其实我最近都感觉有一些营养不足,怕影响到战斗于是就拜托他加多了个煎蛋给我了啊哈哈哈……”

但这解释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青江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嘴咧得更大了,瞳孔也因兴奋而有些变小。

“可以给我尝一口吗?那个煎蛋。”

“嗯?”

“啊,就是感觉错过了这个机会的话,整个刀生可能都不可能再品味到那么稀有的煎蛋了,有点遗憾。更何况那个看似和厨房完全联系不到一起的人的便当竟然会做那么好吃的话,煎蛋也一定差不到哪里去吧。”

“这……不太好吧?”

“你是非常喜欢吃煎蛋吗?”

“诶?是啊。”

其实自己也没有特别钟情于鸡蛋,只是因为煎蛋简单易做,也不怕那个从不下厨房的王子大人因失败伤到自尊。

“那看来你是那种喜欢把喜欢吃的东西第一时间吞下肚子的人呢。”青江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身旁的人,“我的话和你相反呢,拿草莓蛋糕打个比方的话,我就是那种喜欢把草莓留到最后,用盘子上剩下的奶油均匀地抹在草莓上,用叉子叉起来,舔舐掉多余的奶油再轻咬一口,尽情感受草莓的酸甜与奶油融化在舌尖上刺激味蕾,享受草莓在舌尖上因舌面和上颚的挤压而变得瘫软,最后再细细品味草莓滑入食道的那种满足感的人呢。”

“…………”千言万语只能通过一段迷之沉默和扶额的动作来表达,鹤丸觉得现在自己整个人都不像是他自己了,那种听到和自己爱人想同发音就情不自禁想入非非的像暗恋班花的初中生一样会做出的幼稚行为,真不像他。

“别太在意啦,我平时这么说黄段子的时候你不是还有的时候会说个更黄的来吓我吗。”青江看着那个满脸通红的人,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退后几步。“那么我先回去集合了,万一他们真的打起来也是多一个人照应,你就继续慢慢吃吧。”说罢便转过身,留下那个红色蔓延至耳后根处的白里透红的刀人。

他大口大口地吃着煎蛋,煎蛋的软糯并不能平息他害怕和紧张导致的跳得过快的心率,鸡蛋中的奇怪醋味也不能把他听到青江的话后的糟糕幻想赶出脑外,尚未融化的砂糖被嚼得嘎嘣嘎嘣的声响解不开他的焦虑。

直至那块塞满口腔所有空间的煎蛋胀满着食道,被拍打多次胸腔强行咽下去后,鹤丸才彻底冷静下来。

看来今天回到本丸后,和一期一振需要商讨的,除了不要把糖和盐、酱油和醋搞混以外,又增加了一项是否要公开他们的关系的商讨方案了。

 

哦对了,还有想做色色的事情怎么办的待定方案。

——————————————————————————————

没了(x

过了好久才想起来要发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