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鹤一期]惊喜与回礼(part.A,1)

1.现代paro,大概是鹤丸小说家一期是大公司的社员的设定

2.双视角,Part.A一期视角Part.B鹤丸视角(不过八成会坑

3.八成OOC或是设定不太完善有漏洞之类的orz请见谅

4.就是纯粹想把高考前的脑洞写出来而已,语言不优美跟流水帐一样

↑假如不介意有以上问题的话请继续orz

————————————————————

老实说,我对鹤丸殿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

由于公司调职的原因,我不得不在一个离家较远的地方上班。新的工作场即便是乘坐最方便的电车,也要换乘3次,单程耗时近一个半小时。弟弟们不忍心看到我每天早起一个多小时去上班,把会导致睡眠不足、一个人走那么远很危险等几个理由重复了数十次。但一想到明年厚要升上初中,鲶尾和骨喰不久后也要读大学,我就必须要在那里继续工作。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贴在电线杆上的寻找合租人的传单撕了下来,联系了对方,约了一个时间来与对方商谈。

但我当时并没有把那个叫鹤丸国永的未来同居人与那个畅销小说家鹤丸联系在一起。

笔名为鹤丸的小说家所写的小说曾在栗田口家风靡一时,但又很快被列为我们家唯一一系列的禁书,不允许购买与阅读。原因不过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发生了诸如五虎退和秋田一起看了他写的童话之后被吓得一直不敢上厕所,厚看完了他写的悬疑小说后认定了床底下一定有超自然生物,一直不肯睡床上。更夸张的是,他的“毒爪”甚至伸向了纯爱小说,乱在看完他写的书后,毅然穿起了裙子,蓄起了长发,说着“想这样做很久了。”,成为了比女孩子还可爱的男孩子。

这么回想起来,其实受“毒害”最早,被影响最大的其实是我。不过这些现在不说也罢。

还是说回与鹤丸殿初次见面以及合居之后的事吧。

参观完房子后,他把我领到客厅,我坐在他对面,房子的资料随意地放在桌子上,放在他面前的茶清澈透明,而我面前的杯子里的茶汤则浑浊无比。

“假如你对这我还有这套房子和我都没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决定入住吧。”他拿起茶杯嗫了口茶,又把茶杯放下示意我签名。我自然是签好了合同,随即把礼金递上,他却摆摆手,“凭你的烹饪和打扫的技术已经足够了。”

我顿时意识到对方只是想找一个能照料其衣食住行的人罢了。但我还是把钱递上,客套了几句,对方也没再拒绝,收下后示意我喝下那杯茶。我迟疑了一下,嗫了一口,条件反射立刻捂住嘴死命咽了下去。

里面掺了芥末,还是大量的。

我当时只是当作这是对未来同居人的特殊考验或是欢迎仪式,但在我与他开始同居后,我才意识到他这种“给予人惊喜(他自认为)”的行为,纯粹是个人喜好罢了。无论是在开始同居后的第二天早晨在床上看到了两个不知他从哪里弄来的分别贴了我的弟弟鲶尾和骨喰的照片的枕头把我夹在中间,还是在我的公文包里面塞满了千纸鹤,亦或者是心血来潮做了一大盘不堪入目的菜,半强迫我吃下去味道不可思议还不错的料理。对于这些“惊喜”,我基本持着小事用笑容应对过去,小礼物则满怀感激地说一声谢谢的态度。特别过分的事他倒是没做过。

令人遗憾的是,对方对我的态度非常不满。比起这样不温不火的反应,他看上去宁愿让我露出一副怒火中烧的表情,但为了这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而发怒确实不是我的风格。

“要不试一下反过来给他一点惊喜?”我打电话给家里最可靠的弟弟药研随口咨询了一下,他给了我这样的答案。我并非没想过这个注意,只是万一对方生气了怎么办?

“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于是当天晚上我便在窗台边,把被风吹进来的樱花花瓣收集起来。由于这栋楼旁边就有好几棵樱花树,当晚的风又是向着这栋楼吹的,很容易便收集到了半篮子樱花花瓣。第二天太阳刚出来不久,我蹑手蹑脚地潜入了他的房间里。尽管我对他中午12点之前即使天塌下来也绝对不起床的习惯早已有所体会,但我还是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看着他不算特别难看的睡相,用纸巾擦拭嘴角的口水,把被子拉到肩部上一些的位置,再把樱花花瓣均匀地散落在他的床上,身上,脸上。

他会感到惊喜吗,会体会到被赐予感觉的感觉后从此不再吓人,还是说会生气呢?我抱着这样的疑问完成了一天的工作,还为了第二天的报告做了些准备,回到家时,已是14个小时以后了。

一打开家门,便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抱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只是打开了电视一边大嚼着青瓜味的薯片一边看着综艺节目。他见到我,露出了非常欣喜的表情,又立马收了回去,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眼角瞄了一眼桌上的饭菜。顺着他的实现望去,桌上摆放着两盘未曾动过的咖喱饭,黄棕色的咖喱中插着一大块一大块青青绿绿的蔬菜,还有超大片不知是否切过的牛肉。

“鹤丸殿,您该不会是还未用餐吧?”

“吃惊吧!看上去如此美味实际上也超好吃的饭竟然出于我的手中!”他没有回答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

说实话,令我吃惊地并非这盘看似粗糙的咖喱在变凉后仍能让食用者产生一种巨大的幸福感,而是他在我加班到将近11点且未曾事先告知的情况下,竟然会等我回来与我一同用餐。他始终没有提及到樱花花瓣的事,希望他不会想那是妖精做的恶作剧吧。

后来在打扫卫生时,我看到了标题写着“找光忠要的私密菜谱·为一期一振专门打造的吓你一跳的咖喱饭!”的记录了详细烹饪过程的便条贴,还有本来存货充足现在却空空如也,以及用垃圾袋装着,扔进了垃圾桶的几件失败品。我忽然意识到药研提出的方案应该是可以令他感到开心的。

之后我也会在他睡醒之前或是不在家的时候制造前一天晚上绞尽脑汁想到的“惊喜”。像把他砌一半大概不知如何进行下去的大笨钟和各式各样的恐龙木制拼板全部拼好后有序地放在他的桌面上,把它喜欢挤在煎蛋上的番茄酱换成草莓酱,晚上他有事外出时,便把他房间窗帘全部拉上,把打开了的星空投影放在床上,关上门,想象他回来后打开房门的吃惊样子,我好像有些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喜欢给熟人一个惊喜了。而诸如此类以前我未曾做过,也不怎么会做的事情,就在与他同居后的一个多月,变成了不完成便会心有不安的习惯。

于是以后的日子便在他给我惊喜,我也给他惊喜作为“回礼”之间度过。我曾以为这样和谐相处的日子会一直延续到我工作在调职或是直至某一方要成家立室需要换新房子的时候,但我错了。

这种和谐的日常很快就被扰乱了。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