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夜梨]香水(part.1)

1.有一定程度的ooc

2.对于香水的香味描写与制作过程可能会与实际有些偏差

3.在后面的章节可能会出现有雷点的剧情

↓觉得这种瞎写的东西没关系的话请继续_(:з」∠)_

————————————————————————————

一个人身上散发着的味道,总能反映出那个人外在或内在的特点,无论是自身体内散发出的奶香或是酸臭,还是沐浴后过后身上残留的清新水果香精的味道,亦或者是在后颈在手腕喷上的精油与从花瓣中提炼出的精华的混合物所散发出来的诱人香气,人们闻到后总会在心里想,啊,这个人应该如他身上的气味一般。

人如其名,樱内梨子自然也总是散发着一股樱花般的香气,恬淡,清静。以前她也曾像在东京读书时候的其他同学一样,往后颈和手腕喷上一星半点的不同种类的香水,只是这些香水往往只在喷上去没多久的时候发挥作用,没过多长时间,又被自己身上的的樱花味吸收,然后转化为自己原先的优美清淡的味道,作用在后颈和手腕上。

尽管在走廊上能辨别出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女同学使用的是哪一种香水,但自己总是难闻到自己是怎样的味道的。樱内梨子鼻子里的嗅细胞早对自身散发的樱花香气麻木了,也只有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浴室中或是夜深人静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被窝里,她才敢偷偷地把头埋在自己的腋窝和锁骨附近的位置,然后深深地大吸一口,比平日更加浓烈的樱花香气涌进鼻孔里,刺激了麻木已久的细胞,又迫使每个细胞都挤出比刚才更浓的香味从皮肤里散发出来。她拍拍自己发热通红的脸,为刚刚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

在转学去了浦之星女子学院之后,乡下清新的空气不同城市里浑浊的空气,贴近自然的风让呼吸变得通畅了许多。微风把海的咸味吹到了梨子鼻腔里,冲淡了城里遗留的香水味。这里的居民大多数都带着一种自然的味道,多是灿烂的阳光混杂着一些什么别的东西的混合气味。在寻找“海的声音”的时候,把自己从海里捞起来的浑身湿透了的高海千歌也是那种咸咸的海水味道,从那一天开始,梨子便感觉自己的世界像是被海水灌满了一样。先别说那自带深海找不到太阳的地方的味道的松浦果南和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海面的味道的渡边曜了,就连本应与海没什么关系的国木田花丸身上,也不断地渗出一丝又一丝的海味,让人疑惑她家寺里的线香是不是用海水晒干的海盐铸成的。她自然不会对着花丸问出:“你家的线香是不是特制限量海水味的?”这种丢人的问题。但在善子的面前,却又难免大意然后说出一些本不应该说出来的话。

“善子。”

津岛善子不满地盯着梨子,却没有像与其他人说话的时候立刻纠正称呼错误的问题。

“……夜,夜羽你是不是在用什么香水?”

“堕天的小恶魔,怎么会使用香水这样代表少女和美好的东西的呢?”她顺势摆出那个熟悉的姿势。

“诶?那你有用除臭剂吗?”

“哈?”

迟到了的捂嘴动作并不能把一不小心说出的话给从对方的耳朵里拔出来再塞回嘴里,她看着善子脸一下通红但又使劲摆出了坠天使的标准动作,压低了声音,却支支吾吾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好悄悄转过身低头闻了闻自己的味道。

“啊……不是,我不是在说你臭,不如说……”梨子皱起了八字眉把双手举到胸前,示意对方冷静一些。“不如说,你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

“什么味道都没有?”

“对,什么味道都没有。”

尽管同一种气味闻久了之后,人体就会自动忽视那种气味。初来乍到时候闻到的浓烈海的味道,现在不留意的话,已经丝毫察觉不到了。但从第一次与善子见面的时候,梨子就察觉到了,善子身上就没有海的味道,也没有海以外的别的气味。本来只是纯粹地觉得新鲜与好奇,在善子加入了Aqours之后,梨子悄悄地跟在她身后,大力地吸了一口气,总算是闻到了汗水的味道,她放下心头大石,转身喝了口水,一阵咸咸的海风吹来,把汗水全吹干了,她转过头看了看善子擦汗的样子,善子用毛巾吸去了汗水,梨子却看到对方用毛巾吸去了汗味。

这不是幻觉,是直觉作用在脑内反映在视觉上的效果。梨子握紧手中的毛巾,一步步沉重地走到她的背后,又是一阵风向她们吹来,把善子刚解开的头发吹乱了,一缕一缕地拂到了梨子的鼻尖上,骚的一阵痒痒,梨子连忙捂着嘴和鼻子转过另一边,结实地打了个大喷嚏。善子连忙回头,头发大力地甩到了梨子的脸上,她只好一边道歉,一边从旁边的包里掏出纸巾递给梨子。

突然缩减的距离让梨子更加看清楚了从皮肤里渗出的汗水,听清楚了对方因强力运动后的絮乱呼吸声,本应应该一起出现的独特的运动后的汗水味道,却突然消失了。

这件一直在意着的事情,像是被死死地封在木桶里面放在深山老林中谁也不知道的某个山洞里酿造的葡萄酒一样,一年又一年地酝酿着,酒在桶里翻滚,在桶里越来越醇厚,但谁也不知有这样东西的存在,唯一知道这件事的梨子也在繁忙多彩的日常生活中,把它置之脑后了。但偏偏又是这么个练习过后的日子,恰巧自己有一些物品要去比较繁华的地区买得到,在等待公交车的时候又恰巧碰上准备回家的扇子,又刚好那么巧平时在这个时间要回家的曜因为其他事情要留在学校。这一连串的巧合是不懂酒的美味的野人,把酒桶从山洞的最深处推出去,粗暴地拿着木棍上捆着石头的不明武器,吧唧吧唧几下把酒桶敲得稀巴烂,里面的酒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流出山洞,流下山坡,流到河流里,流到了有人聚集的小乡村再流到了小城镇里,再传播到别的城里去。这股按耐不住的冲动像是烈酒麻把梨子的自控力迷醉一样,迫使她问了这个让对方窘迫的问题,梨子的一半良心一边在用无形的手拍着自己的嘴,一边又用另一只手高高地举起竖着的大拇指。

公交迟迟不来,初秋太阳下山后的傍晚倒是带来了一阵凉风,像那一天一样撩动着善子的头发,也撩动着梨子痒痒的心。

“善子。”

“都说是夜羽啦!”

“夜羽,我……”明明只是想闻一下对方的味道,但海边落日十分天边一抹抹的艳红却让善子两颊也映出了一片片的带着少许紫色魅惑的红色,红得发黄的太阳被善子的后脑勺遮住了,只看得见善子那脸上的通红与明亮眼眸里的反光,看不清她此时此刻的表情。

“我能闻一下你的味道吗?”自己的脸上大概也泛起了一大片火烧云,因为紧张而少许颤抖着的手逐渐向善子僵硬的紧贴着裙子两侧的手伸过去。

“……可以是可以啦。”

得到允许后梨子才敢伸出手,先是用食指触碰到善子僵硬又有些冰凉的手背,接着再整个手掌覆上去,用满是汗水的手心抓住对方也满是汗水的手,把对方往自己的方向拉近。善子被拉得向前跨了一小步,几厘米的身高差使得善子的额头撞向了梨子的鼻尖,磕得梨子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她近距离地盯着善子,近得可以看得清对方每一根睫毛的形状,看得到对方躲闪开的眼神。

梨子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再缓缓贴近善子的耳根处,用品味新泡好的花茶的感觉微微地轻轻地吸了一下气,什么也闻不到。再贴近一些,贴近到鼻尖恰好触碰到肌肤的距离,缓缓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才隐约嗅到一星半点的汗的味道。梨子不敢继续闻下去,她害怕自己的鼻子把这所剩无几的气味全吸走了,她连忙双手握着善子的肩猛地把她推开,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的时候总有种想把自己的头埋入洞穴之中的羞耻感。

“怎么样?有味道吗?”

“什么味道都没有。”

“这样啊。不过我倒是闻到梨子有一种很香的味道。是香水的味道吗?”

“我不……”

公交车轰隆隆地驶了过来,打断了这份尴尬,善子直接上了车,回头看了看梨子,梨子才想起自己最开始的目的,也连忙上了去。两人找了后排窗边的位置坐下,车上多是一个人的孤独乘客,也有聚在一起的学生小团体在车的前排有说有笑地聊着天,后排没什么人坐,有的也是拿帽子遮住脸把头靠在座椅背上睡觉的,或者是戴着耳机看书的人。

“大家身上都有不同的味道呢。”

“是呀,味道也是一个人的特征之一嘛。”梨子刚说完就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她慌张地望向善子,看见她只是在看着沿路嗖嗖向后飞过的一栋栋建筑物和树,没有理会自己,只好把头转去另一边,假装自己也在看风景。

“特征啊……”善子手托着腮帮含糊地自言自语,“怎样才能像梨子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味道呢?”

“诶?”

“有属于自己的味道是一种很棒的事情,我也想要来自魔界的味道。”

真的是那样吗?梨子倒不那么觉得,自己的味道过于浓厚的话,不就其他的什么味道,都会被自身带有的味道给覆盖过去了吗?

“我很羡慕梨子你啊。梨梨你身上那么香,一定有什么方法吧?”

“我这是天……”

公交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她们因惯性猛地向前撞了一下,幸好及时用手撑住了前方的座椅背,才没磕到头部或胸部。善子双手握住前面没有人的座位的座椅背上端,回过头看着梨子。

“你这是天……?”

“我这是天……天天用香水所以身上才有香味的。”梨子拧着眉笑着,那几瓶东京带来的香水一直都放在柜子的最深处,一次也没拿过出来。梨子也没见过仅用樱花提炼而成的香水,樱花那淡薄轻微的气味并不适合直接用来做香水,市面上的多是按照樱花的印象用其他的花调出樱花感觉的香水。

善子的眼闪闪发着光,像是有星星燃烧着摔落在地,在她的紫红色眼眸里发光物质碎落了一地。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成为小恶魔的机会吗?”

“…善子?”

“是夜羽啦!那么,接下来你一定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吧?”

“说……什么?”

“当然是帮助我把恶魔的气味给散发出来啊!”善子很不满地锤了锤自己的大腿,忐忑地看着梨子,她看着梨子不敢正视自己的躲躲闪闪的眼神,只好转身坐正了。“……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

“不过凭借着恶魔之力,我应该也可以自己调配出最具有恶魔之力的香水。”

漆黑的堕天使之泪闪现在梨子的眼前,那些漆黑又辛辣就像是真的在地狱里长腿跑到人间的食物,让她迅速推测出了恶魔香气的味道。把那种东西制成香水再涂抹在身上,大概会发生一些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对不起,刚才是我没想清楚。我……我可以成为小恶魔吗?”

“普通人坠入黑暗,不是一般的困难。”

梨子摆出了那个熟悉又羞耻的姿势。

“……这,这样就不算是普通人了吧。”

“普通人努力融入吾等黑暗的姿态,虽说不上漂亮,但也值得称赞。”善子又再次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破例一次,让你成为我的小恶魔吧!”

梨子开心不起来。

公交车靠停了下来,两人下车后在车站分别。但梨子隐约感觉到了,日后自己和善子的交集,相比之前,会呈指数增长。

她的烦恼也是。

 

 ——————————————————————

感谢您的观看_(:з」∠)_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