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weibo:@保护毛囊
欢迎来找我唠嗑

[夜梨]香水(part.1)

1.有一定程度的ooc

2.对于香水的香味描写与制作过程可能会与实际有些偏差

3.在后面的章节可能会出现有雷点的剧情

↓觉得这种瞎写的东西没关系的话请继续_(:з」∠)_

————————————————————————————

一个人身上散发着的味道,总能反映出那个人外在或内在的特点,无论是自身体内散发出的奶香或是酸臭,还是沐浴后过后身上残留的清新水果香精的味道,亦或者是在后颈在手腕喷上的精油与从花瓣中提炼出的精华的混合物所散发出来的诱人香气,人们闻到后总会在心里想,啊,这个人应该如他身上的气味一般。

人如其名,樱内梨子自然也总是散发着一股樱花般的香气,恬淡,清静。以前她也曾像在东京读书时候的其他同学一样,往后颈和手腕喷上一星半点的不同种类的香水,只是这些香水往往只在喷上去没多久的时候发挥作用,没过多长时间,又被自己身上的的樱花味吸收,然后转化为自己原先的优美清淡的味道,作用在后颈和手腕上。

尽管在走廊上能辨别出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女同学使用的是哪一种香水,但自己总是难闻到自己是怎样的味道的。樱内梨子鼻子里的嗅细胞早对自身散发的樱花香气麻木了,也只有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浴室中或是夜深人静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被窝里,她才敢偷偷地把头埋在自己的腋窝和锁骨附近的位置,然后深深地大吸一口,比平日更加浓烈的樱花香气涌进鼻孔里,刺激了麻木已久的细胞,又迫使每个细胞都挤出比刚才更浓的香味从皮肤里散发出来。她拍拍自己发热通红的脸,为刚刚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

在转学去了浦之星女子学院之后,乡下清新的空气不同城市里浑浊的空气,贴近自然的风让呼吸变得通畅了许多。微风把海的咸味吹到了梨子鼻腔里,冲淡了城里遗留的香水味。这里的居民大多数都带着一种自然的味道,多是灿烂的阳光混杂着一些什么别的东西的混合气味。在寻找“海的声音”的时候,把自己从海里捞起来的浑身湿透了的高海千歌也是那种咸咸的海水味道,从那一天开始,梨子便感觉自己的世界像是被海水灌满了一样。先别说那自带深海找不到太阳的地方的味道的松浦果南和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海面的味道的渡边曜了,就连本应与海没什么关系的国木田花丸身上,也不断地渗出一丝又一丝的海味,让人疑惑她家寺里的线香是不是用海水晒干的海盐铸成的。她自然不会对着花丸问出:“你家的线香是不是特制限量海水味的?”这种丢人的问题。但在善子的面前,却又难免大意然后说出一些本不应该说出来的话。

“善子。”

津岛善子不满地盯着梨子,却没有像与其他人说话的时候立刻纠正称呼错误的问题。

“……夜,夜羽你是不是在用什么香水?”

“堕天的小恶魔,怎么会使用香水这样代表少女和美好的东西的呢?”她顺势摆出那个熟悉的姿势。

“诶?那你有用除臭剂吗?”

“哈?”

迟到了的捂嘴动作并不能把一不小心说出的话给从对方的耳朵里拔出来再塞回嘴里,她看着善子脸一下通红但又使劲摆出了坠天使的标准动作,压低了声音,却支支吾吾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好悄悄转过身低头闻了闻自己的味道。

“啊……不是,我不是在说你臭,不如说……”梨子皱起了八字眉把双手举到胸前,示意对方冷静一些。“不如说,你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

“什么味道都没有?”

“对,什么味道都没有。”

尽管同一种气味闻久了之后,人体就会自动忽视那种气味。初来乍到时候闻到的浓烈海的味道,现在不留意的话,已经丝毫察觉不到了。但从第一次与善子见面的时候,梨子就察觉到了,善子身上就没有海的味道,也没有海以外的别的气味。本来只是纯粹地觉得新鲜与好奇,在善子加入了Aqours之后,梨子悄悄地跟在她身后,大力地吸了一口气,总算是闻到了汗水的味道,她放下心头大石,转身喝了口水,一阵咸咸的海风吹来,把汗水全吹干了,她转过头看了看善子擦汗的样子,善子用毛巾吸去了汗水,梨子却看到对方用毛巾吸去了汗味。

这不是幻觉,是直觉作用在脑内反映在视觉上的效果。梨子握紧手中的毛巾,一步步沉重地走到她的背后,又是一阵风向她们吹来,把善子刚解开的头发吹乱了,一缕一缕地拂到了梨子的鼻尖上,骚的一阵痒痒,梨子连忙捂着嘴和鼻子转过另一边,结实地打了个大喷嚏。善子连忙回头,头发大力地甩到了梨子的脸上,她只好一边道歉,一边从旁边的包里掏出纸巾递给梨子。

突然缩减的距离让梨子更加看清楚了从皮肤里渗出的汗水,听清楚了对方因强力运动后的絮乱呼吸声,本应应该一起出现的独特的运动后的汗水味道,却突然消失了。

这件一直在意着的事情,像是被死死地封在木桶里面放在深山老林中谁也不知道的某个山洞里酿造的葡萄酒一样,一年又一年地酝酿着,酒在桶里翻滚,在桶里越来越醇厚,但谁也不知有这样东西的存在,唯一知道这件事的梨子也在繁忙多彩的日常生活中,把它置之脑后了。但偏偏又是这么个练习过后的日子,恰巧自己有一些物品要去比较繁华的地区买得到,在等待公交车的时候又恰巧碰上准备回家的扇子,又刚好那么巧平时在这个时间要回家的曜因为其他事情要留在学校。这一连串的巧合是不懂酒的美味的野人,把酒桶从山洞的最深处推出去,粗暴地拿着木棍上捆着石头的不明武器,吧唧吧唧几下把酒桶敲得稀巴烂,里面的酒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流出山洞,流下山坡,流到河流里,流到了有人聚集的小乡村再流到了小城镇里,再传播到别的城里去。这股按耐不住的冲动像是烈酒麻把梨子的自控力迷醉一样,迫使她问了这个让对方窘迫的问题,梨子的一半良心一边在用无形的手拍着自己的嘴,一边又用另一只手高高地举起竖着的大拇指。

公交迟迟不来,初秋太阳下山后的傍晚倒是带来了一阵凉风,像那一天一样撩动着善子的头发,也撩动着梨子痒痒的心。

“善子。”

“都说是夜羽啦!”

“夜羽,我……”明明只是想闻一下对方的味道,但海边落日十分天边一抹抹的艳红却让善子两颊也映出了一片片的带着少许紫色魅惑的红色,红得发黄的太阳被善子的后脑勺遮住了,只看得见善子那脸上的通红与明亮眼眸里的反光,看不清她此时此刻的表情。

“我能闻一下你的味道吗?”自己的脸上大概也泛起了一大片火烧云,因为紧张而少许颤抖着的手逐渐向善子僵硬的紧贴着裙子两侧的手伸过去。

“……可以是可以啦。”

得到允许后梨子才敢伸出手,先是用食指触碰到善子僵硬又有些冰凉的手背,接着再整个手掌覆上去,用满是汗水的手心抓住对方也满是汗水的手,把对方往自己的方向拉近。善子被拉得向前跨了一小步,几厘米的身高差使得善子的额头撞向了梨子的鼻尖,磕得梨子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她近距离地盯着善子,近得可以看得清对方每一根睫毛的形状,看得到对方躲闪开的眼神。

梨子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再缓缓贴近善子的耳根处,用品味新泡好的花茶的感觉微微地轻轻地吸了一下气,什么也闻不到。再贴近一些,贴近到鼻尖恰好触碰到肌肤的距离,缓缓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才隐约嗅到一星半点的汗的味道。梨子不敢继续闻下去,她害怕自己的鼻子把这所剩无几的气味全吸走了,她连忙双手握着善子的肩猛地把她推开,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的时候总有种想把自己的头埋入洞穴之中的羞耻感。

“怎么样?有味道吗?”

“什么味道都没有。”

“这样啊。不过我倒是闻到梨子有一种很香的味道。是香水的味道吗?”

“我不……”

公交车轰隆隆地驶了过来,打断了这份尴尬,善子直接上了车,回头看了看梨子,梨子才想起自己最开始的目的,也连忙上了去。两人找了后排窗边的位置坐下,车上多是一个人的孤独乘客,也有聚在一起的学生小团体在车的前排有说有笑地聊着天,后排没什么人坐,有的也是拿帽子遮住脸把头靠在座椅背上睡觉的,或者是戴着耳机看书的人。

“大家身上都有不同的味道呢。”

“是呀,味道也是一个人的特征之一嘛。”梨子刚说完就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她慌张地望向善子,看见她只是在看着沿路嗖嗖向后飞过的一栋栋建筑物和树,没有理会自己,只好把头转去另一边,假装自己也在看风景。

“特征啊……”善子手托着腮帮含糊地自言自语,“怎样才能像梨子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味道呢?”

“诶?”

“有属于自己的味道是一种很棒的事情,我也想要来自魔界的味道。”

真的是那样吗?梨子倒不那么觉得,自己的味道过于浓厚的话,不就其他的什么味道,都会被自身带有的味道给覆盖过去了吗?

“我很羡慕梨子你啊。梨梨你身上那么香,一定有什么方法吧?”

“我这是天……”

公交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她们因惯性猛地向前撞了一下,幸好及时用手撑住了前方的座椅背,才没磕到头部或胸部。善子双手握住前面没有人的座位的座椅背上端,回过头看着梨子。

“你这是天……?”

“我这是天……天天用香水所以身上才有香味的。”梨子拧着眉笑着,那几瓶东京带来的香水一直都放在柜子的最深处,一次也没拿过出来。梨子也没见过仅用樱花提炼而成的香水,樱花那淡薄轻微的气味并不适合直接用来做香水,市面上的多是按照樱花的印象用其他的花调出樱花感觉的香水。

善子的眼闪闪发着光,像是有星星燃烧着摔落在地,在她的紫红色眼眸里发光物质碎落了一地。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成为小恶魔的机会吗?”

“…善子?”

“是夜羽啦!那么,接下来你一定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吧?”

“说……什么?”

“当然是帮助我把恶魔的气味给散发出来啊!”善子很不满地锤了锤自己的大腿,忐忑地看着梨子,她看着梨子不敢正视自己的躲躲闪闪的眼神,只好转身坐正了。“……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

“不过凭借着恶魔之力,我应该也可以自己调配出最具有恶魔之力的香水。”

漆黑的堕天使之泪闪现在梨子的眼前,那些漆黑又辛辣就像是真的在地狱里长腿跑到人间的食物,让她迅速推测出了恶魔香气的味道。把那种东西制成香水再涂抹在身上,大概会发生一些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对不起,刚才是我没想清楚。我……我可以成为小恶魔吗?”

“普通人坠入黑暗,不是一般的困难。”

梨子摆出了那个熟悉又羞耻的姿势。

“……这,这样就不算是普通人了吧。”

“普通人努力融入吾等黑暗的姿态,虽说不上漂亮,但也值得称赞。”善子又再次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破例一次,让你成为我的小恶魔吧!”

梨子开心不起来。

公交车靠停了下来,两人下车后在车站分别。但梨子隐约感觉到了,日后自己和善子的交集,相比之前,会呈指数增长。

她的烦恼也是。

 

 ——————————————————————

感谢您的观看_(:з」∠)_


好不容易通过了“全国特产大赛”的Aqours一行人,发现自身的努力并没有换来投资商的青睐,她们决定上京,去寻找Aqours自身与商界的传奇——缪斯之间的差异。于是,她们踏上了旅途……
CV表:高海千歌——Aqours罐头企业的社长:干巴露比(粤)
渡边曜——没交话费的蹩脚船长:三森铃子的丈夫基长机器人(粤)
樱内梨子——京城入乡的citygirl:葵(国)
国木田花丸——得闲食个包先zura:鹅(粤)
津岛善子——还是中二病:人工的头在闪闪发光吗?(粤)
黑泽姐妹——潮汕卖鱼妹妹:芝麻(潮)
黑泽姐妹——潮汕卖鱼姐姐:汉堡(潮)
松浦果南——沉迷锻炼肌肉的穷人:水草(粤)
小原鞠莉——可使用多种语言的富豪:度娘(英)
鹿角姐妹——客家豆腐姐姐:兔子(客)
鹿角姐妹——客家豆腐妹妹:逢田家御用画师小菊花(客)
美渡姐–47(潮)
女学生–橙子(国)
女子与女儿–夏祁(国)
路人ABC–逢田家御用画师小菊花(国)

后期:菊花/人工


这次配音企划是一时兴起弄起来的,非常感谢愿意来参加配音的小伙伴们。
希望大家能资词一下下

[黛露]黑泽姐妹的问答

1.自己写着爽的想看两个人想要跨越那条线却又无法跨越的满是说教味道的文

2.改了好几次但最后还是ooc了)

3.非常多的bug(x)

↓没关系的话请往下 _(:з」∠)_

————————————————————————

【黑泽露比的疑惑】

致亲爱的姐姐:

距离我们上次单独两个人说话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虽然以前也有因为各种问题闹过矛盾,有一段时间没怎么说话,但像这次一样让我感到绝望无比的情况,这次还是第一次。最近两天姐姐回避我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连母亲都开始担心地问起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实在找不到办法与姐姐当面谈这件事,毕竟最近你远远见到我便会绕路而去,你紧闭的房门也不愿意向我敞开,万番无奈之下只好写下这一封信放到你的房间里。姐姐一定不愿意再当面和我讨论上个星期我和你说过的这件事的吧?露比也没有信心在与你面对面的情况下,冷静地详细地把自己的这一份心情表达清楚。

你还记得上次我说过的那番话吗?那天下午发生的事情,我都记得,包括你惊讶的神情,我紧张的心跳,墙上滴滴答答的钟是如何被窗外的晚霞染红的,我都记得一清二楚。你那天曾经说过,我那种感情只是一时间的情迷意乱,只是青春期荷尔蒙絮乱产生的错觉罢了,但经过这一个礼拜的思考,我现在可以满怀信心地反驳姐姐那天的说法。不,其实我早就是知道的,只是没有信心当面和你说,这份存在心里数年的感情,不可能是一时间的错觉。

两年前的时候,在还是三个人的Aqours之一的成员的时候,那是姐姐最开心的时候,也是我与你过的最开心的时光。那时候,作为妹妹的我是真心觉得,有这位名为“黑泽黛雅”的姐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你拉着我的手,过于努力的而少许疲倦的笑容却意外地更加吸引人。那天你兴奋地拥抱着我,身上满是阳光与海边吹来的风的咸咸的清新气息,告诉我Aqours终于可以登台了,告诉我向着偶像一步一步迈进的生活是多么充实快乐。还是初中生的我突然感觉,如同初中制服浑浊漆黑颜色一般的混沌,被一道光给劈开了,像是创世一般,整个世界变得明朗起来。

之后因为鞠莉前辈的出国,果南前辈的执着,还有你的温柔,三人时期的Aqours也不得不解散了。你丢弃了那些我们曾经打闹嬉戏的时候使用的自制道具,把最喜欢偶像的感情也一并抛弃了,起码在别人面前只字未提。由金刚石变成石墨的你,还是那个黑泽黛雅,但是却不再是我每日照耀着我的那颗钻石了。按着印象重新展现在你面前的道具也被狠狠地丢落在地,你满眼不舍却又装作愤怒地训斥着我的样子我从未见过,就像是我们第一次相见一般。正是这一种陌生感,让我感觉到了,“黑泽黛雅”不仅仅是作为最为熟悉的姐姐,更是作为有着我不熟悉的一面的“黑泽黛雅”本身存在着的。

我也不知道“喜欢”这个感情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前几天还是一直崇拜着、向往着的姐姐,今天就看起来不一样了呢?我当然知道这份感情是不可能被承认的,只要它从我口中说出来,被其他人知道了,我就会被当做异类排斥。

但我实在无法把它扼杀掉。无数次我告诉自己我对你的喜欢只是普通妹妹对姐姐的崇拜,这些无数次积攒起来最终只是加深了一直压抑着我内心的痛苦而已。

课堂上有说过伊邪纳岐的故事。他与妹妹伊邪那美的结合,日本岛因此诞生。假如我也和姐姐一样,日后一起参与偶像活动,是不是也可以和他们创造了日本一样,我们也可以成功地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这个天真的想法很容易就被现实扼杀掉了。古代神话关于兄弟姐妹在一起的例子有许多许多,但放到现代这就是一种大逆不道,无人能接受的事情。在胡思乱想实在忍受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以朋友的故事为掩饰,和小丸谈心。小丸读过很多深奥的书,她说过这种感情比起喜欢,更像是一种发现自己熟悉的人的另一面的新鲜感。这稍稍让我安心了一些,她的话让我感觉到我是正常的,姐姐还是姐姐,我依然是妹妹。我的这份感情依然可以被社会所接受。

但这份新鲜感不仅没有退去,还随着时间的推移沉淀了起来。

这份感情的躁动随着夏天最热的时候的来临躁动不安到了极点。

我猜你是知道我接下来想要说的这件事的。假如是我猜错的话,假如你真的压根不知道这件事的话,你一定会撕掉这封信并迅速过来我的房间狠狠地责备我。在三人时期的Aqours解散后,加上学生会的事务以及学校越来越差的经营状况,你因为压力太大导致失眠而开始尝试服用了少许安眠药。我曾经在夜晚偷偷潜入你的房间,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亲吻熟睡着的你的脸。第一次你并没有醒,被你发现我这么做的话,你肯定是会生气得暴跳如雷吧,我把所有进来留下的痕迹消去,再心惊胆战地回到房间,不安地等待着第二日黎明的到来。第二天早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没有露出任何疑惑或者不安的表情,依然是像平日一样享用完早餐过后就出门了。第二晚,你依旧没有醒过来。第三晚,第四晚,我逐渐放开了胆子,亲吻你的额头,亲吻你的脸颊,亲吻你修长的手指,那是我第一次没有抹平被我坐出了皱褶的被子,没有把门关好,便离开了房间。但第二天早上依然像平时一样,你没有找我说起这一件事。之后便像是想要你发现一般,故意留下了一些有人进入过房间的痕迹。你的眼神终于变了,你有几次叫住了我,却没有说接下来我期待着你将要和我的话。就这样过了好几天,以情绪已经好很多为由,你直接停了药,而我也没有胆量再次踏入那一个房间。

假如那段时期,你直接把我所做过的那些事情当着我的面揭发出来,事情应该会好办很多吧?我也会立刻认清事实,马上放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居然有了纠缠下去的勇气。

我用朋友的故事的名义,以这件事为例子,再次询问了小丸。她只说了,喜欢上自己的亲人,特别是爱上了自己的血缘至亲是一件被命运玩弄的事情,但也正是因为命运开的这种恶劣的玩笑,被命运玩弄的人却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她劝告我的朋友尽快认清楚这份看不到未来的感情,反正你那段时间对我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我便开始尽量避免与你的眼神接触。但到了夜里,这份感情便不再受意志力的削弱,我曾多次在你的门前徘徊多次,但依旧没有勇气打开那扇门,即便是我以失眠为借口想与你说几句话,也一定会被赶出去吧。

后来你升上了二年级,我也忙于准备升上高中的考试之中,无暇直视自己真实的内心。这份感情便像被冷藏了一般,我也轻松了许多。

虽然如此,但在忙完这段时间的学业后,这段死灰复燃的感情,极不稳定地继续燃烧着。有时是不可救药的痴迷,有时又像是不愿承认这种心情一般地焦躁与拼命否定,甚至在后来加入Aqours之后,再度忙起来的日子里觉得,姐姐不走的偶像之路,由我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也可以,用这种不愿直视事情本身的自暴自弃的感情蒙骗自己。潜意识却是像在鞭笞做错了的自己一般,用两个人一起闪闪发光的梦,让每日早晨醒来的我困扰无比。

在看到姐姐有加入Aqours的意愿的希望时,一想到可以和姐姐一起做偶像就激动得停不下来。在加入了Aqours之后的那段时间之中,看到你几年前的笑脸再次回归,实在是非常开心也非常激动。

本想着这份不上不下的感情总算是可以当做是青春期一时的不懂事混过去,回到亲情的阶段,但是接下来的那一次三人行动把我的一切的想法都摧毁了。

你说想要像梨子前辈这样的妹妹。虽然不是真心这么说,只是顺势开玩笑的,但是我却发现了妹妹这个身份,好像是随时可以换一个人带着这个身份一般,只要你喜欢就让谁当。

虽然最后结局依然是皆大欢喜,大家都说作为姐姐的黛雅其实内心非常重视作为妹妹的露比,虽然你最后也没有直接承认,但这依然让我感到开心了不少。

只是这个疑问一直在我心头消散不去了。

我们是因为血缘关系,因为姐妹关系而被串联起来的,若非姐妹关系,我们绝不可能在一起亲密相处十几年。

但假如我们不是姐妹呢?假如我们不是姐妹的话,你能单纯地把我看做“黑泽露比”,而不是“黑泽黛雅的妹妹黑泽露比”来看待我对你的感情吗?

听上去是有点拗口了。但我依然期待着,在我把所有心意都毫无保留倾述出来之后,能稍微认真地去思考,去直视这份情感。

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一直都在你的背后注视着你,我的目光不曾从你勇敢迈向前的身影上移离。所以我也知道,我也看得出来,你对我的感情其实也不仅仅是单纯地把我当做了妹妹而已。那一次又一次地看向我的,带着像盛夏的太阳一样的热情,随后又立刻恐惧着移开了的目光,我是不会看错的,因为我一直都是注视着,尊敬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与我跨越这一步的代价,也知道肩上担负着家族的担子的压力有多重,但我依然希望你能够遵循你自己最真实的内心,那之后的多少困难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

这是我拿出最大的勇气向你坦白的一件事。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像一只小动物一般,什么事情都只懂得逃避了。

无论答复如何,我都期待着。

黑泽露比

 ——————————————————————————————

 

【黑泽黛雅的回答】

致我亲爱的妹妹:

对于这个星期一直在回避你,甚至无视你的行为非常抱歉,但在正面给你做出回答之前,这些逃避、不愿意面对的行为总是不可避免的。我无法做到像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和你像以前那样交流。但总是逃避下去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很惊喜你会给我写信,并有勇气让我鼓起勇气和你一样直视问题,我很开心看到你有所成长,从原来只会躲躲藏藏的小动物变成了敢于面对问题的人了。同时我也为自己逃避了那么久的行为感到羞耻。

但其实察觉到了我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事的,也不仅仅是母亲而已,早在发生那件事的第二天,鞠莉也找过我,问我和你是不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你大可以放心,我并没有说出去,还是说你希望我说给她听呢?按她的性格来讲,至少会当个和事佬的角色来让我们好好交流吧?千歌她们应该也多少察觉到了,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她们应该问过你,只是你也没说出去而已。

那么就让我来回答你在信的结尾提到的问题吧。

你提到说,想让我把你当做“黑泽露比”,而不是当做“黑泽黛雅的妹妹黑泽露比”来看待,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黑泽露比就是我的妹妹,这是一个相等的关系。即便是退一万步来说,某一天我们断绝了姐妹关系,表面上不再是姐妹了,但是在我们身体内部流动的血,依然决定着我和你是姐姐和妹妹的关系。这是怎样都无法改变的。

我不否认,我对你的感情远远超过了正常的姐姐对妹妹的感情。无数次我居然像是思想被人控制了一般想把你紧紧地拥入怀中,谁知道我在想什么呢。但当我伸出手,面前的我最想拥抱的人与我有着血缘关系的想法就会迅速浮现在脑海之中,一遍一遍地在我脑内大声喊着,“她是你的妹妹!”。像是在灼热的沙滩瞬间被拉到冰窟之中,这种带着别的意思的想要拥抱你的可怕的想法,在一遍遍地让我走向毁灭。

我知道你曾经进过我的房间里面。

一开始只是看到有痕迹产生了怀疑而已,以为是有小偷溜了进来。但之后连续两天晚上都有有人曾经进来了的痕迹,于是第二天晚上我就故意没有吃药,想要当面抓住偷偷进入房间的犯人。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是你。

我承认一开始我的确是有些欢喜的,你偷偷吻上我脸颊上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速度快到超速随即衰竭一般。那难熬的几秒钟我多么希望你直接说一句:“你是醒着的吧。”来解放我这种难受的感觉,或许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把理智,把一切日后会面对的问题都抛在脑后,遵循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欲望,去让最真实的自己主宰自己的行为与动作,然后让我们两个得到最开心最盼望得到的结果。

你什么都没有发现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关上了门,随后像是故意想让我发现曾经有人进来一样又轻声地打开了门,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

你离开之后我坐了起来,希望你再度进入我的房间,直至清晨,你依然没有再次进来。

是不是我第二天和你说起这件事,我们就会跨越姐妹的关系,走进一个更新的世界呢?但随即迎来的却又是更大的恐惧。假如我们真的两情相悦之后,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未来呢?

在你向我道出一切的那个下午,我的内心在叫嚣着,回应她,回应她,回应她!但我还是很丢脸地选择了逃避,而不是面对这件事,并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法。我和你之间那根名为血缘的线,无数次地在我张口想要做出回答的时候扼住了我的咽喉。

为什么我们是姐妹呢?还是正是因为我们是姐妹,才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

于是我决定闭口不提这件事,甚至开始有意地疏远你,假如你可以因为我对你态度的转变而放弃这一段感情的话,是最好不过的了。但这反而产生了反效果,我越是远离你,你越是奋不顾身地扑过来。甚至在最后还向我表达了你的心意。

这几天我的反应是有点过激了,但其实我这么做也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思考,尽量得出一个让我们两个在遥远的将来都不会后悔的结果。

但我还是无法答应你的请求。

先不论我们家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是否要继承家族事业之类的事情,我和你就现在来说都是校园偶像,虽然影响力和知名度还没到达十分令人满意的程度。但作为一个偶像,连普通的恋爱都会被人指指点点,假如我们之间真的跨越了姐妹关系的那条界线,外人知道之后会怎么想呢?即使Aqours的大家都可以接受我们这种关系,并与我们继续友好相处,进行偶像活动,那我们的粉丝会怎么想呢?不是我们粉丝但是依然在关注我们的人会怎么想呢?能让人接受我们两个的关系简直是天方夜谭,Aqours的各位所作出的努力都会被我们两个毁于一旦。而且,偶像是给大家带来希望,带来梦想的职业,与我们向往μ’s的各位一样,将来也会有向往着我们的人出现,让他们去崇拜两个违背社会伦理道德,跨越了那条线的偶像,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我也非常渴望,假如可以不计任何后果,与你轻轻松松地在一起,遇到他人反对的话就像电影中主角们所做的一样,驾着车,驶向远方,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小镇一起快乐地生活。但是就目前来说,这依然是只会发生在电影之中令人遐想盼望的的一个场景。

我不知道未来会变得如何,但至少目前来说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去与你跨越那一条线。不仅是为了你和我,也同时是为了Aqours的大家与家里人,也希望你能够认清这段关系给我们带来的坏处,而不是抑制不住自己。

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疼爱的妹妹。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黑泽黛雅


————————————————————————

没有了,非常感谢您的观看_(:з」∠)_

瞎摸(x
硬度0的黑泽钻石和莫名其妙黑黑了的露比(x


((作业好多噢哭了

掉进海里

五月混个更))

写文,不存在的(写作能力由零掉到负值((做完作业就xjb填填坑


第二季动画还有一个月兴奋

迟来了很多天的曜的生贺

哇作业多到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重读高三(高三都没那么多作业(x)


混更。

完全不相关的几条鱼没想到能串起来

p1被社团妹子指出眼神儿不对但是没改orz

明明还有一大堆没做的作业和欠着还没给别人的东西但是却止不住摸鱼

干完这一票就干正事啦(还有一大堆脑洞还没写呢

扔了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9087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