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阿多薰]围墙之外Part.3

1. @Graphite  点的阿多薰的生贺

2.时间线大概是清夏到返礼的这段时间,笼统来说就是夏天到春天

3.大概有OOC和一些和原剧情稍微冲突的地方以及私设(非常抱歉

4.没啥营养的瞎写的东西,这周作业太多就找存货混个更(x

Part1: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eb6b129

Part2: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eb89c15

↓没关系的话请往下看

————————————————————————————

围墙之外到底有些什么呢?

围墙之外有许多围墙里面没有的东西,但相对的,围墙里面也有很多围墙外面没有的东西。

阿多尼斯自那一天之后便再也没见过羽风薰,他就像是凭空消失掉了一样,虽说以前也经常会有羽风在自己的面前突然消失的场景,但这次却又不一样了。

同班好友神崎飒马说前几天羽风前辈曾经破天荒的特地来参加海洋生物部的部门活动,更为惊人的是那天竟然和他没有吵起来。

朔间前辈也表示经常看到羽风在班上出入,甚至还在阿多尼斯去参加田径部的活动的时候来询问了一下即将要参加的地下live的相关注意事项。

大神晃牙表示也见过羽风前辈在和转校生一起在花园那边聊天,虽然聊了没多久转校生就跑了。

他询问过许多人,大家都提供了各自的目击证明。全都是在羽风平时会出没的地点,但阿多尼斯一次都没遇见他。

阿多尼斯也曾经想过会不会是羽风在躲着他,但是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要躲来躲去。

那只可能是偶然没遇见人而已,那么大的一间学校,想碰见一个特定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在同一个地方一个刚好离开,另一个刚好到达,有这样的错过也不一定。

阿多尼斯只好回到他上次中暑晕倒的坐着,大概只是想着在这里可以碰到羽风前辈而已,也没有什么事情要找羽风前辈谈,或许只是太久没见到了想见一面罢了。

树下已经变得相当阴凉了,风吹过来也是凉飕飕的,毫无以前热得发烫的感觉,身上穿的虽然还是短袖,但也再没有前阵子的汗湿透衬衣的感觉了,甚至到了傍晚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还会觉得有些阴冷。明明夕阳西下是橙色黄色紫红色的光晕和云彩包拢着天空,连射落下来映在脸上的光都是暖暖的像未熟透的蛋黄一样的颜色,为什么给人的感觉会那么冷呢。阿多尼斯看着不再被太阳照得刺眼的天空,看着强度无法被力度不够的光线穿透的叶与叶之间的缝隙,再也看不到洒落下来的阳光映在羽风前辈脸上身上修长的手指上闪闪发光的景象了。

距离上一次坐在这里,也就是中暑晕倒的那一次已经过了多少天了呢?他挠了挠头想不起来,那一天像被在日历上抹去一样,就连是星期几也想不起来了。但是凭借从穿着短袖都会大汗淋漓到现在可能再过几个星期就可以穿上长袖的天气变化来看,那一定是过了有一段时间了。

阿多尼斯站起来,看了看围墙上面的痕迹,痕迹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就连青苔的覆盖面积也毫无变化,只是他们看起来没有夏天的时候有精神了。这很难判断羽风前辈是否在那一天之后再在这里翻越出去,他知道对方还有许多翻越到外面的地方,他也知道即便在这里等着也是无济于事。

阿多尼斯第二天从篮球场跑到体育馆那边再跑回来这个老地方。

这个地方有一种呆久了有一种很不可思议的感觉,篮球场旁边就是网球场,当篮球部和网球部都有部门活动的时候,就会传来一阵听起来挺有节奏感的球打击地面的声响,篮球撞击篮球馆地面的重重的声音,跑动时鞋底与地面摩擦出发出的声响,网球击落在地面上发出的有弹性的声音,与回击时发出的吆喝声以及篮球部进球的时候发出的欢呼声交杂在一起,像一首欢乐的打击乐一样让人感到心情愉快,阿多尼斯在围墙旁边来回走了几圈,吹起了口哨,吹的是记忆中的那段来自家乡的旋律。

那首歌曲的是一首情歌,歌词不大记得了,印象中大概是讲一名男子追求一名美丽的少女而翻山越岭的歌。他还记得那位歌手如何用最有磁性最诱惑人的嗓音把所有的爱意灌输在这首歌里,整首歌就像是在哀求那名少女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样,充满了柔情的吟唱让人难忘,魅惑之中又充满了哀伤。

阿多尼斯第三天去进行了UNDEAD的练习之后又来到了这面围墙旁边。

今天的UNDEAD的练习也没有见到羽风前辈,仔细想想其实平时的练习也不太能见到他,只是太过于在意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他的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在意这件事起来。

这一天没有篮球部和网球部的部门活动,篮球馆和网球场一个人都没有,蝉求偶完毕之后也不叫了,只有风吹过这条小道的声音。阿多尼斯发现其实这里的环境很适合发呆,周围静悄悄的,连围墙之外也是一片寂静无声。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围墙上写的字,有的写的是关于毕业的烦恼的,有的写的是将来的目标,更多的是一些没有逻辑的情绪宣泄。他没有在上面发现有羽风的笔迹,不过这些用小石头在墙上刻的字也很难还原字的主人原来的笔迹。围墙上的青苔仔细看还有一些的深浅不一的脚印,他看得出最浅的那几个脚印是羽风的,毕竟他每次都是那么迅速地就在这里突然像消失一样就翻过了这堵墙,那他的脚印肯定也是他的,当然也可能他根本就没留下脚印。

阿多尼斯第四天也去了那个老地方。

这次来得比较早,他就坐在石头上看着天空的云流动。有好几朵云长得很像骨头,有的长得像蝙蝠的形状,更多的看不出个形状,都静静地流动了过去。蓝色的天变成了灰色,太阳逐渐变红,慢慢地与紫色和黄色晕染在一起的光一同向西边落去。

在不太亮的月亮带着墨蓝冲刷这片夕阳之际,阿多尼斯决定起身离去。

阿多尼斯第五日也去了那个老地方,还是没见到羽风薰。

阿多尼斯第六日也没见到羽风薰。

阿多尼斯第七天终于见到了羽风薰。

阿多尼斯已经开始有些习惯慢慢享受下课后放学回家之前坐在这一块石头上的发呆时光了。等待羽风前辈已经不再是坐在这一块石头的唯一目的。

“不是和你说过这个地方有学生会盯着吗?”

“羽风前辈!”

“你每天都在这里发呆做什么。”

“羽风前辈知道我在这里吗?”

“我当然看得到你啊,你最近才总是无视我吧?”

“我最近都没有看到羽风前辈。”

“你不是没看见我吧,而是无视了我吧?我都朝着你打招呼了你都没看见?”

阿多尼斯盯着羽风,不断在脑内回想可能出现的画面,无果。

羽风倒是很自然地走到那块石头的另一边,阿多尼斯赶紧站了起来,却被刚坐下去的羽风拉住,让他继续坐着。这种天气算不上酷热,即使肩膀碰到一起也不会有粘腻着不舒服的感觉。

“我去问过朔间了。关于你会看到我消失的这件事。”

“!?”

“你的这种能力大概是会根据人的本质是怎么样的,然后看到相对应的物品或者生物之类的,对吧?但是这在我身上却不奏效。”

“其实在我中暑之后的那一天就再也没看到过了。”

“是吗?太可惜了,这么好玩的能力突然就没有了。”

“然后从那一天到今天为止我都没有见过羽风前辈。”

“我都说过我和你打过招呼了吧?”

“但是我什么都没看见。好像羽风前辈从我的世界里突然消失了一样。”

“今天不是见到了吗?”

“是我在这里等了七天才见到的。”

羽风惊讶地看着阿多尼斯,看着在夕阳照耀下的他闪着光的眼睛看上去十分认真。

“你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以为羽风前辈真的消失了。在我做完那个梦之后。”

风吹过这条小道,树摇叶落,阿多尼斯的头发随风动着,被夕阳的光染黄了的白衬衫衣袖也在风中摆动着,坚定的眼神并没有动摇过。夕阳变得更加艳红了一些,围墙后的半轮落日彻底变成了金黄色,映照着阿多尼斯深色的侧脸。

羽风回过神来,他知道自己盯得有些久了,把身子摆正,继续着背对着围墙的姿势。

“人是不会那么容易消失的。”

“在我眼里前辈你已经消失过很多次了。”

“你的看到的东西是根据人的本质所看到人对应的生物或者物品对吧。”

阿多尼斯点点头。

“那你觉得在你眼中我经常会消失的原因是什么呢?”

阿多尼斯思考了一下,他还是决定把那个站不住脚的因为羽风翻墙迅速得像是会突然消失的理由搬了出来,引得羽风一阵爆笑。

“你觉得这是真正的理由吗?”

“我只能找到这个答案了。”

“那或许我比你更早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么了。”

羽风站了起来,站在了阿多尼斯的面前。

“过几天又有活动了吧,快回去休息吧。”

他走了两步,又回头笑着对阿多尼斯说。

“等有机会的话我会把答案告诉你的。相对的,有机会的话你也把你的过去告诉我吧。”

夕阳映照下的他不再被盛夏时候的太阳照得浑身透明,而是被绚丽的夕阳打下了浑厚的暖色调,金色的夕阳把稻草色的头发变得金黄,他的笑容比这片朱红与橙黄交织出来的天空还要灿烂而温暖。

————————————————————————————

哇都不知道在写些啥

(写个屁啦快去写作业啦(x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