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阿多薰]围墙之外part.2

1. @Graphite  点的阿多薰的生贺

2.时间线大概是清夏到返礼的这段时间,笼统来说就是夏天到春天

3.大概有OOC和一些和原剧情稍微冲突的地方以及私设(非常抱歉

4.没啥营养的瞎写的东西

Part1: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eb6b129

↓没关系的话请往下看

————————————————————————————

阿多尼斯除了自身体能特别好之外还有一种很奇怪的能力。他看人的时候总是会看到一些除人体以外的其他东西。他问过他们组合的队长,整个学校里知道最多,年龄最大的吸血鬼朔间前辈,他思考良久之后,认为原因出在阿多尼斯身上的太过于敏锐的直觉上,所以看人的时候会把那个人的特点直接看出来,除人体以外自动附加上去的东西便是那个人的主要特征。

这种能力只是时不时会跳出来而已,不想看到的话眨巴眨巴眼睛便看不见了,想看的时候也不一定能看到,是一种随机触发的奇怪的能力。

比如说他在操场上跑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有深海鱼在喷水池里沉沉浮浮,继续跑着跑着又可以看到有穿越过来的战国武士和僧侣的结合体在操场上直立着修行,还可以看到拿斯索斯在池边拿着镜子欣赏着自己美丽的容貌,还有时不时从自己身旁飞速冲了过去的小马驹。

这个时不时幻化的形象也并非一成不变的,即便是那个经常自称为狼的大神晃牙和那位自称为吸血鬼的朔间零,他们也会随着情绪与心态的变化在阿多尼斯的眼里变成不同的形象。

但是在阿多尼斯眼里的羽风薰却出了一些问题。

别人都会变成一些具体的动物,或者是人造的认知物,又或者是一些其他可以实体化的东西,他却一次都没有变过。令阿多尼斯感到困惑的是,他不仅不变其他东西,还会时不时会在自己面前突然消失,或者变得模糊不清。

他自然不会直接问羽风前辈缘由,估计问了对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只会打着与其他女士有约的幌子表示有事并迅速离开。

这件事他也只在极度困惑的时候和朔间前辈说过,其他人也没从他身上看出有什么异常。

他也曾经思考过一段时间为什么唯独羽风前辈与别人不一样,思考良久之后,只得出了一个羽风前辈姓氏里有个风字,所以就有这样的特性的结论。在某次偶然看到羽风前辈在篮球馆后面的那片树底下像突然消失了一般快速地翻越了围墙之后,他便在这个结论之后补充了一个“因为羽风前辈翻墙速度很快快得像会消失一样所以平日在我眼里会变得不一样”的结论。

明显这个结论并不站得住脚,但是他也没再继续深究下去。

羽风薰经常会翘掉UNDEAD的训练,由于他在台上的发挥很好,朔间零平时也会放过他,只是有些特定的训练需要羽风出现的时候,抓捕羽风薰的重任便压在了阿多尼斯的肩上。

其实只要和羽风打声招呼就可以了。只是朔间不是很擅长使用手机这类的电子设备,班级也不同,时常传达不到消息,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拜托阿多尼斯去传达这个信息。只可惜羽风薰见到阿多尼斯就跑,阿多尼斯还没来得及解释缘由便也跟着前面那个像风一样的男子飞速跑去,然后就看着一个大活人在自己面前突然消失不见,只能双手空空地走回去向朔间前辈汇报情况。朔间零看到阿多尼斯带不回来人也不会责怪他,羽风薰的台上表现依然是无可挑剔,结果好是好,但这又进一步增进了羽风每逢训练必翘掉的惰性。

不需要练习也可以发挥得很好,或许这就是天生的偶像吧,既然那么有偶像才能的话,是不是日后他就会去继续走这一条路呢。假如自己是羽风前辈的话,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路呢,想成为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将来要干的是和现在希望做的事可是不一样的啊。阿多尼斯。”

他看着羽风前辈在他面前转过身,向着黑暗的深渊走去,他回头看向另一边,是向闪闪发光的地方坚定地走过去的朔间前辈和大神晃牙。羽风走得不快,阿多尼斯急忙跑过去想把他从黑暗的那边拉回大家的这一边,却发现自己根本拉不到对方的手,他的手跟投影一样,只有个模糊的浅色的外轮廓浮在空中,抓也抓不住。

“阿多尼斯。”

他看着羽风前辈的身体在自己的面前逐渐变得透明,他呼喊背后的朔间前辈和大神,他们俩却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继续坚定不移地向前走去,阿多尼斯跟在羽风的背后,他走得不急,但是移动的速度却有违常理地飞快,阿多尼斯只能大步向前跑去才能跟得上他,羽风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凭空消失了,跟在背后的阿多尼斯什么都没有碰到。

“阿多尼斯!”

“!!!!!!”

 

抬头一看,天上不再是耀眼的太阳,而是被粉刷得白得刺眼的天花板。只是旁边那金灿灿反射着光的人还在。

“你刚刚是做了什么噩梦吗?”

“我看到羽风前辈消失了。”

“嚎得那么惨,还以为你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消失掉不可怕吗?”阿多尼斯的声音略带些颤抖。

“你刚刚做恶梦的脸可怕多了。”

羽风拖动了病床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你家乡不是比这里热多了吗,怎么还中暑了?”

“这里的热是那种会令人窒息的热。”

“毕竟这里要潮湿得多了。”

阿多尼斯坐起来,一脸认真地看着羽风。

“羽风前辈。”

“怎么了?一脸那么认真的样子?”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怎么一副要告白的气氛,我喜欢的可是女孩子哦?别这样,鸡皮疙瘩都要被恶心起来了。”

“我可以看到别人幻化成其他东西的样子。”

“……你是中暑之后还没清醒过来吗?等佐贺美老师开会回来之后给你看看吧?”

“是真的!朔间前辈也知道!”

阿多尼斯急忙拉住了站起来准备离开的羽风的手,因为一不小心用力过大,羽风便被一下子拉落在了床上。

“你要做什么!你冷静一些!”

“我想知道为什么羽风前辈总是会在我眼前消失!”

“这个问题你问我我问谁啊!”

羽风趁着阿多尼斯愣了一愣,便急忙挣脱了阿多尼斯的束缚,跑开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莲巳从门边走过去,扶了扶被急忙跑出去的羽风撞歪了的眼镜。

“没什么……”

“假如你真的有什么事情想和羽风说的话,下次不要用这个方式。”

“诶?”

“用一个让他能把你的话听到心里去的方式吧。夏天很容易疲劳,以后要多注意休息,不要让你的前辈担心。”

阿多尼斯躺了没多久又回到班里面上课了,没有人知道他中了暑,也没有人知道他这个中午做了些什么。下午他照常去参加了UNDEAD的训练,一切都与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但后来他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从中暑晕倒之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那个奇怪的能力便也没再出现过。

——————————————————————————

_(:з」∠)_感谢观看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