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鹤一期]疲劳是很难光靠按摩消除的

太久没写文了已经忘了怎么写了(x

1.就是一篇睡不着时手机码着自嗨的毫无文笔可言的不明产物

2.里面的按摩手法是根据自己平时瞎按的经验写的,看了一点网上ppt,但大概和专业的按摩手法有很大出入,请不要模仿(假如有相关视频学习的话请推荐给我)

3.写得跟躺着的客人和按摩师拉家常扯天扯地闲聊一样的没啥营养的文,也没有什么粉红色傻白甜的lovelove情节

4.没啥剧情,没有后续

↓假如没啥问题的话请继续往下拉

————————————————————————————

一期一振把被褥的四角压平,轻轻地拍了拍枕头,把上面的皱褶抚平了,便趴在了被褥上,下巴抵着枕头,手把衣服后领拉低了,露出了后颈。

“拜托您了,可以开始了。”

隔壁盘着腿坐着的鹤丸国永听到后,便一只手撑着地板起身,双膝着地爬到一期的身旁,迈开了腿,一只腿跨了过一期的左侧,一屁股用力地坐了在趴着的人的腰上。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好好好对不起我马上起身你别掐我大腿痛痛痛痛痛。”

“这不及您的体重大力坠落在我腰上的十分之一疼。”

一期一振从枕头中抬起了头,因为鹤丸的恶作剧疼得在枕头上埋搓了的深深的凹陷在缓缓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这个审神者作为一期一振长期帮助自己做一些处理公文的杂事而特意送给他作为奖励的记忆枕头并没有很好地缓解无论战场上还是战场下都在尽心尽力努力着的一期一振的疲劳,因为操劳过度而僵硬起来的颈部和肩部肌肉,最近还变成了粟田口短刀们锻炼指力和握力的有效工具,大家几乎是一个接一个带着修行般的心情与希望哥哥变得没有那么疲劳愿望去用尽吃奶的力气排着队给这圈肌肉做按摩。即便如此,这块坚硬得像石头一样的肌肉依然很顽固地坚硬地附着在肩膀上,而这肌肉的主人就带着这坚硬的肌肉,硬着头皮一日日做着超出体力范围的各种事务。

“那我开始了,痛的话就喊出来。”

“好的,麻烦您了。”

与回答的话相反,一期一振立马就咬着下嘴唇把脸深深地埋在了枕头里。

或许是上次真的按得有些太大力了吧,这么想着,他决定这次不像上次一样,一开头就用尽全力。

他把对方内番时穿着的运动服外套的后领继续往后拉,因为没有前面没有拉拉链,所以很轻松地便变成了半脱半穿的状态,一期很配合地挪了一下身子,让对方顺势抓住里面的衣服后领一拉,使得后颈与肩部暴露在空气中。他伸手触碰对方的后颈,却感受到那个人颤了一下,是自己手太冰了吧,鹤丸这么想着,把两只手捂在嘴前哈了几口热气,快速搓了几下,再继续下一步动作。

首先是将两手放在颈部两侧,拇指根部用力,进行轻力的打圈式的揉搓,听到对方呼吸声逐渐平缓起来后,随即加大了力度,接连揉搓了几下过后,左右大拇指从颈部中间向两边推按,试图让对方更加放松一些。

他知道最近因为长谷部在负责一些新的事务,原来长谷部负责的整理文件的工作也被这个本来就不是很闲的人主动包揽下来了。虽然审神者大人很赞赏他出色的工作效率与质量,但鹤丸碰见一期一振在深夜依然开着灯干活的场景也不是偶然一次两次的事。

是因为最近太过于勉强自己了吗。

他用骨节分明的食指与中指合并在一起,由颈椎底部开始用力缓缓往上推至枕骨下方的稍稍凹陷下去的位置,在那个地方轻轻地四处按压着,再换用双手扶着他的头,用拇指稍稍用力按压着那个凹陷处。

“真是太劳烦您了,有机会的话,请下次一定让我还上这个人情。”

“还什么还呢,你就是因为干活太多休息太少才会积攒疲劳的吧。”

“我已经休息了一天了,再不帮忙的话会给其他人带来困扰的。”

“你红着脸上阵整个重伤回来大家才会困扰呢。”

“……”一期一振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

“所以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吧,你都忍不住来找我帮你按摩了,身体肯定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万分感谢。顺便问一下这是头部按摩吗?舒缓脑疲劳用的?”

“我手艺有那么差吗?这按的分明就是颈部。”

一期笑出了声来,不料鹤丸的一下用力用指关节在一期肩部最为坚硬的肌肉上狠狠地旋转拧了下去,笑声的下一秒就接上了压抑不住的哀鸣声与鹤丸大腿被狠狠掐住而发出的嚎叫声。

“痛痛痛痛痛痛痛!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痛痛痛痛!”

“下次再这样恶作剧的话就不是掐大腿那么简单了。”

“还真可怕啊,我只是想给你按按肩部而已。”

鹤丸揉搓着可能已经青了一块的大腿外侧,倒吸了口气,便开始快速小力地拍打起了一期的肩部肌肉。

“其实我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您到底是如何学会这套技术的?”

“说是技术也太看得起我了。”间杂着闲谈的拍打声并没有缓下来,反而是越来越急。“只是偶然一次捏了捏长谷部的肩膀的时候,他的反应夸张得吓到我了,后来觉得这种恶作剧好像听有趣的,就去找了些书学了下去捏别人的穴位。”

“果然是因为恶作剧才会这么做。”

“啊不过你放心,看了书之后我就没有乱按穴位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不,我不是担心这个。”

鹤丸停止了拍打动作,转而按压他认为的一期肩部劳损得比较严重的部位,换来了对方皱着眉头忍耐着不肯叫出来的声音,他便加大了力度,继续按压那几个位置,直到那块区域僵硬的肌肉变回原来那般柔软为止。但这块肌肉就像他的拥有者一般在对于某些事情上固执得不讲理,咬着牙不肯放松下来。

“您用这种技术去帮其他人也舒缓疲劳而不是去做恶作剧的话,就不会成天被长谷部捉着来训话了。”

“不了吧,我又不是按摩椅。”

鹤丸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反而加大了力度,使得一期的脸在枕头里埋得更深了。

“再说了,就只有你一个被这么捉弄了之后没有生气,反而还申请了免费服务的。”

“哈哈哈哈哈……这比喻真有趣。”他一边酸痛得倒吸着皱起了脸一边放送地笑着。“不过最近因为这件事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人的样子呢,明明人类的躯体那么容易疲劳和受伤。”

“变成动物的话,拿不了我们自己的本体吧?”

“像是比较大型的犬类或者其他大型一些的动物应该可以叼着?”

“总不能这么叼着刀去出阵吧,被其他人看到得下成什么样子。”

“既然现在世界已经发展成能让我们拥有人类的身体作为付丧神被召唤出来,那应该也有相当的技术可以做到让我们直接操纵自己的本体来战斗才对啊。”

“直接让刀本身飞来飞去打起来吗……有趣,这想法还真是吓到我了。”

“这样既可以进入一些平时难以进入的地方,也避免了因为人类的身体疲劳和受伤而停止作战。从战斗的层面来想的话不是这样更加方便吗?”

“被人看到的话就和灵异事件一样了!”鹤丸突然兴奋起来“那真的是最能让人大吃一惊的形式了,战斗时也别样的帅气,还能实现高速回旋打击,还能看到别人吓得大喊刀自己飞起来!”

“到时候敌军也会变成这种只有刀而没有持刀者的形象吗?”

“那就是数把刀在空中快速飞来飞去,双方不断攻击,以存储在刀里面的能量谁先损耗完,或者是看哪把刀的比较坚硬或是被灌输进去的剑术比较高超来评判胜负吧?那在外人看来完全是隐身人拿着可以被看得见的刀在战斗的感觉啊。”

“这样的话,那就只有本体破碎才等于死亡,这副人类的躯体是否会被击中之类的事情根本不用考虑了。”

鹤丸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随即又再次开始了手上的动作,开始大力锤打起来了一期一振的背部。

“您是真心想帮我舒缓疲劳的吗!”

一期以大力锤地板以示抗议。

“你现在不也很精神吗!”

“做完这次按摩我直接去手入都可以了!”

“我可是为你治好了手入无法治疗的疲劳!”

“说得没错,真感谢您。”

一期一振不想继续争吵下去,便顺着对方的意思结束了这个话题。

鹤丸把一期的衣服更加向下拉,试图让对方的肩胛骨也能露出来。

他用四指指腹轻轻抚上一期的背部,顺着脊椎轻轻往下按,刚刚锤打过的地方泛起了红色,苍白的手覆上去,像是想把其变回原来带着烧伤痕迹背部的小麦色一般揉搓了几下,但反而起了反作用,皮肤变得更红了。他用力推了几下,用拇指开揉按肩部的穴位。

“你很讨厌作为人活着吗。”

“并没有,正相反,正是得到了人的躯体,才有机会和弟弟们在这里相逢。作为刀剑的话不能一下子抱起五个弟弟吧?”

鹤丸想起了上次撞见一期怀里抱着一个脖子抱着一个手臂吊着两个腰上跟考拉抱树一样挂着一个还要原地三百六十度转圈转了十分钟的非常有冲击力的画面。

“的确假如是单纯作为刀来看,那那样子的话就是一把太刀上挂着很多把短刀的一点温馨感都没有的场面了。”

“嗯?”

“啊没什么。那你到底在烦恼些什么。”

“我现在太幸福了。可以和弟弟们相遇,可以认识有趣的各位,同时可以履行自己作为一把刀的责任进行战斗,现在这段趴着享受您的按摩的时光,在火中是绝对不会想象得到的吧。”

鹤丸没有回话,只是放慢了手上的动作。

“不过那时候单纯作为一把刀而言是没有作为人类的意识来行动的吧。我们到底是什么时候继承了以前作为刀的记忆与情感,用这副人类的躯体表现出来的呢。”

“或许真的是万物有灵,只是那时候因为无法表达出来,这份表达不出的记忆与情感无法被做过的动作加深印象,所以以前作为刀享受过的生活在现在得到人类的躯体作为付丧神能够鲜明表达自己想法的生活相对比起来显得无比平淡,就产生了一种以前不曾活过的错觉吧。”

“那为什么要把我们作为有情感的付丧神而召唤出来呢。纯粹继承前主人的剑术和作为一把刀的使命感召唤出来的话,应该能更加迅速地击破敌军的计谋吧。”

“那只是一些拿着刀的人偶而已。没有情感不会思考,不会回顾过去并正视过去的人,或者说刀,力量是很难提升的……之类的吧,一不小心就说了一些不明所以的漂亮话呢。”

“但有情感的话在一些特定场所就会想起一些不大好的回忆不是吗。”

“但是因为情感而能够感受到幸福美好的情况还是占大多数吧。你和你的弟弟们相逢,正是因为你有情感才能感受到这份幸福吧。”

“有情感很幸福吗……”一期小幅度扭过头看了眼鹤丸,随即立刻把头扭了回去。“幸福,大概吧。有的时候也很痛苦。”

“回忆起以前发生过的事情的时候吗?”

“也不只是局限于回忆而已,但这种不全是痛苦也不全是幸福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这是第一次感受到。”

一期一振轻轻推开了鹤丸心不在焉地按自己的背的手,把衣服往上拉,示意鹤丸从自己身上下去,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缓缓爬了起来。

“您也累了吧,真是太辛苦您了。假如没有您的帮忙,我都不会变得现在那么轻松。”

“下次累了再来找我呗,给我讲讲那种难受的感觉。”

“假如您看到我也会有那种感觉就好了。”

“嗯?你说什么?”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这样的话就可以切身感受到这是什么感觉了。”

一期转身谢意后,轻轻拉上门便离开了。留得鹤丸一人在房里,一下躺到在被褥上。

“该不会是和我的感觉一样吧。”

他把右手放到左胸腔上,握起了拳头,心脏在高速跳动着,令人难受。


——————————————————————————————

_(:з」∠)_没有了,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74)

  1. _(:3 」∠ )_人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