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鹤一期] 楯 (失忆梗有注意避雷)part.3

part1: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a19d9bd

part2: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a64d46f


1.前两part是一期视角的日记体,从这一part开始变成很普通的叙事模式,并没有很好地表现出人物性格(x

2.  可能会有很多bug,双方都莫名其妙激动起来了也不知道激动个什么劲

3.这里对审的称呼是审神者大人是个人喜好))

4.人物大概ooc了,各角色之间的称呼可能有错误

5. 和上一part隔了好像有快5个月了,虽然早就想好了剧情走向但是还是忘了自己具体想写啥

6.标题的楯是借用了倉橋ヨエコ的歌曲名

7.有失忆梗和碎刀梗,接受不了的话真抱歉orz

↓都没问题的话下面开始!

————————————————————————————


“鹤丸殿下,这个御守还是您拿着吧。”

鹤丸国永看着比自己高二十多级的一期一振拉着自己的手,把本丸唯一的御守微笑着轻放在自己的手心,然后手被他的手覆盖着合上,他看着一期就这样握着自己的手盯着自己微笑着不动,仿佛这一瞬间被凝结了一样。阳光洒落在一期身上,黑色的披风泛着太阳金色的光芒,身上被光包围在鹤丸眼中闪闪发光的一期用充满花香味的手拉着握住御守的鹤丸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在指关节处。

“我不希望看到您身上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被柔光包裹着的一期仿佛很快要被带回天上去一般。鹤丸赶紧闭上眼睛甩甩头,想把这个不吉利的幻象从脑海中甩出去。换来的却是被染得满是血红的幻想变成了现实。他躺在鹤丸怀里,用充满铁锈味的手再次抬起丸的手放在唇边,无力地把吻落在了指关节处。

“您没有事实在是太好了。”

他的声音太小了,无论如何呼喊他的名字,他都没有再把这句话说第二次。

“鹤丸殿下?”一期一振敲了敲鹤丸跪坐着的前方的地板,“鹤丸殿下?请您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刚刚说到哪里了?”

“在这种场合下还请您不要发呆了。”一期皱起眉头摇了摇头,“请问我的猜测有错吗?”

鹤丸深吸了一口气,在一期敲开他的门,用令人无法抗拒的目光盯着他,请求与他交谈一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件看似完美埋在深土中一个多星期的秘密竟然迅速得令人震惊地立刻就要被挖掘出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反而让他松了一口气。

“你的推测没有错,你面前的这些碎片的确是一期一振。”他把包裹着碎片的布仔细地叠回原来的样子,他抬起头直视着面前的一期一振,“所谓的失忆是伪造出来的,你根本没有失忆,你什么都不记得是因为你是被新锻造出来的。”

“这还真是……”虽然已经猜到了大部分,但实际知道这些猜测是真正的事实的时候,感觉还是完全不一样。一期放在膝上的手握起了拳来,用力过度以至于看上去像在颤抖一般,他斜望着右方地板的目光转向鹤丸前方的地板,扭成了川字型的眉头扭得更紧了。“请问,我被锻造出来的意义就是来替代他的吗。”

“你是无论如何都替代不了他的。”鹤丸收起了包裹着一期一振碎片的包裹,“那位审神者大人不惜耗费了当时的所有资源,记录造假,欺上瞒下,还用了大部分灵力把你强行提升为和原来的一期一振一样的等级,耗费这么大的代价只是为了不让大家知道付丧神的人身是会随着本体破碎而死亡,为了不给其他人造成心理压力以免妨碍出阵而已。”

“现在的本丸不也是没有在出阵吗。那把我锻造出来还暗示我要遵循上一把一期一振的轨迹来生活又是有什么目的。”

“那只是为了你能在这里生活得更方便而已。”

“您撒谎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您口口声声地说是为了我的方便,是为了能蒙骗大家,那您有那么一分一秒把我当作上一把一期一振一样吗?”

看着为了压抑着过度激动的情绪而浑身颤抖咬紧了牙关直直地注视着自己的一期,鹤丸却很冷静地用自己布满红丝的眼直视起了对方起了红丝的眼。

“你们是同一把刀,但不是同一个人。”

被说出的事实瞬间营造出了一个死寂的固有空间,这个只有他们的房间从运动中的世界被剥离出来,唯一运动着的有意识压抑着的逐渐变得急促的短浅呼吸都格外地有存在感,凝结的空气紧紧地扼住了他们的喉咙,不容得他们的精神松懈下来喘息一阵子。

“……我听说过很多您和他的事情。”低着头的一期良久才艰难地鼓起勇气打破了这片令人窒息的沉默,“但无论如何与您交流我都无法体会到他们口中所描述的他的那种感觉。我一直以为这是失忆造成的,所以拼命的寻找自己的记忆,并尝试着模仿着别人口中的他去生活,看来都是我错了。”

“……假如你没有发现的话应该会轻松很多。”

“您也觉得瞒骗着我这件事是对的吗。”

“最起码你会轻松很多。”

“然后您就可以弃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在一旁不顾,一心寻找修复破碎了的一期一振的方法了对吧。”一期的声音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干脆把我熔掉用以修复他,不就可以满足所有人的愿望了吗!”

“你在想些什么!”鹤丸察觉到不对劲,冲上前去抓住了一期的肩膀,迫使他看着自己。

“这个令所有人都幸福的方法不是很好吗!”

“这根本就不是令所有人幸福的方法!”用力地掐住对方的肩膀,“最起码我和你和他都不会得到幸福!”

“我还以为和破碎掉了的一期一振比起来,我连废铜烂铁都不是呢。”

一期握住了鹤丸过于激动不断颤抖着的手腕,试图把他的手从自己被掐疼了的肩部移开。他望着鹤丸苍白的脸上特别突出的眼中鲜红的血丝,任由对方仓促的呼吸拍打在自己的脸上,通红的眼眶像是三秒后就会有喷涌而出的泪水湿润干涩已久的双目一般,但其实都是错觉,他的眼还是一如他们相见的第一次那样干涩着。

“我也是一期一振,我知道牺牲掉我自己去换回他的话,假如他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是绝对不会幸福的。他会和我现在一般愧疚,愤怒,不解。”他伸出手推开鹤丸,把他推至呼吸不再能拍打在对方脸上的距离,“可是假如维持现状的话,您就会继续痛苦下去。本丸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刀剑男士们,终有一天会察觉到不妥,我的弟弟们也不会放心。所有人都不会幸福。”

一期一振站了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朝里面望了望呆坐着的鹤丸,低下了头,缓缓地关上了门。

“所以请您也珍惜自己一点,能看得到他以外的其他事物。”

他挨着门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

_(:з」∠)_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