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长蜂】假如时间停止的话(2)

1.毫无质量地混更

2.虎哥感觉完全ooc了怎么越写越怂呢(x

3.没啥历史考据((

4.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上一篇在这:http://yengung.lofter.com/post/29e18d_b0bde21

↓假如没关系的话请继续看下去(感谢!

——————————————————————————


被扇了一耳光子之后已经过了三天了。尽管那一大片遭人嘲笑的红印早已散去,但偶尔用手摸上去那块区域还是能深切地强制回想起那火辣辣的疼。

内番时间虽然比起出阵而言可算是非常轻松,但还是要认真对待的。被分到与长曾弥一组马当番的笑面青江看着搭档这么无心干活,也终于忍不下去了。

“没有人说过你这个形象配上一副的深度抑郁的表情很违和吗。”

“咦?”

“看来你自己都不知道呢。”青江干脆放下了刷子,挨在柱子旁,手臂交叉在胸前,摆明就是一副要偷懒闲聊的姿势。“你和蜂须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他这几天也是魂不守舍的。”

“蜂须贺他怎么了?”

“我也想知道你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破事,快点解决吧,免得我天天听着他念叨你的名字。”

“……”

长曾弥已经预想到了青江口中所谓的蜂须贺整天念叨着他的名字其实是指蜂须贺在房里对他的愤怒地谩骂。但这也总比发生了这件事后丝毫对自己不理不睬好多了,大概吧,长曾弥这么想。

虽然如此,但这么下去不是办法。道歉能直接让他消气的话固然是好,被数落一番也是无可厚非。无论结果如何,都要比像现在这样放着这件事不管要强。

两个人住在同一个本丸里即使多不想相见也终会有碰上的时候。

走廊两头,一个靠在这边的墙上,一个靠在那边的墙上。蜂须贺几乎用左肩摩擦着墙向长曾弥那头走去。长曾弥正想拦住他,却只见对方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在正要擦肩而过的时候给了自己一个白眼,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流氓”。

这两个字把长曾弥所有想要道歉的想法都轰走了。

他强硬地把蜂须贺拉到走廊另一个拐角的角落,蜂须贺的双臂被压制在墙上,身高上的差异给蜂须贺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他终于意识到状况不对,但却丝毫没有要道歉的念头。

假如他反抗,假如他大喊一句“住手”,假如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别过视线也好,这件事大概就此结束了。但他偏偏采取了下下策。

“真不愧是赝品呢,连这种野兽一般的粗暴行为都可以丝毫不懂得抑制住就直接做出来。”

“……你想知道什么才是你口中真正的野兽一般粗暴的行为吗?”禁锢着双臂的大手越来越用力,蜂须贺感觉自己的手臂已经被弄出了红印子。背后是墙,前方是抑制不住情绪的长曾弥,他干脆放弃了反抗,而是挤出了讽刺的笑容“你现在不就是粗暴的行为吗。”

“虽然大家都说我是你的大哥,我却一直没有教过你什么东西,今天就给你上一课如何?”长曾弥的眼神让蜂须贺想起了几天前出阵时在他面前斩杀了害自己轻伤了的敌刀时候的神情。长曾弥的脸一点点靠近,被震慑住的蜂须贺已经不知做出怎样的反应。

在双唇只剩下一只之间的距离,连彼此的体温都能不通过触碰便能感受到的情况下,长曾弥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松开了禁锢住蜂须贺的手,保持着这个姿势。他的急促的呼吸打在蜂须贺脸上,但他却丝毫感受不到蜂须贺的呼吸,他看着蜂须贺毫无动静的震惊的脸,就猜到,时间再次停止了。

蜂须贺口中所说的野兽一般粗暴的行为到底是指些什么呢。仅仅是平日的目光接触便被嫌弃,仅仅是身体上有不经意的接触便被远离,仅仅是亲吻了额头便被叫流氓,那时间再次开始流动的话,今天发生的事情足以变成他们决裂的契机。

那个噩梦总有一天会成为现实吧。

他想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都说出来,无奈对方根本不能听见,他想自暴自弃地把一些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梦中对蜂须贺做过的事情在此实践,但理性很快地扼杀了这个愚蠢的念头。

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只能抱紧蜂须贺。

死死地抱紧了蜂须贺。

虽然这并不能改变什么,这个拥抱不能把长曾弥内心所想的东西表达出来,只会激化他们之间的矛盾。把两个人的距离与这个拥抱相反地越拉越远,远到直至不再联系,或者把所有的联系都如那个噩梦一般一刀切断。

他把脸迈进了蜂须贺的颈窝里,大口大口地呼吸,试图让自己异常波动的情绪平静下来,但呼吸的越大力,呼吸得越急促,眼眶就越来越酸,他只得从蜂须贺的颈窝里抬起头来,不间断地眨着眼,才没让溢满眼眶的泪水掉下来,但他的哽咽声却压不下去,反而像弹簧一样,压得越紧,弹得越开。

长曾弥抱着蜂须贺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蜂须贺屏着呼吸一动不动,他不知道蜂须贺的双手抬起后未触碰到他的背部便又悄悄放下,直到他看到走廊拐角处的清光和安定因为看到他们抱在一起的画面而匆匆退回去,他才意识到时间已经开始流动了。

他立马松开蜂须贺,只看到对方比刚才更加震惊的表情,他退后两步,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

将来有一段日子要被对方称呼为比“流氓”更升一级的称号了。长曾弥留下呆站在原地的蜂须贺,一边跑一边悲观地想着。


————————————————————————————

感觉描写得很乏力假如有啥没看懂的请留言给我吧感谢!(哭泣(没人会理你啦(x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