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鹤一期] 楯 (失忆梗有注意避雷)part.1

1.日记体注意,并没有很好地表现出人物性格

2. 赶在2月混个更, 可能会有很多bug

3.这里一期对审的称呼是审神者大人是个人喜好))之前找了好多条漫来看都没找到感觉很对胃口的称呼于是就随意了

4.人物大概ooc了,各角色之间的称呼可能有错误

5. 上一年暑假时的脑洞,拖了大半年终于开始写了不过也忘得七七八八了

6.标题的楯是借用了倉橋ヨエコ的歌曲曲名


↓没问题的话下面开始/\

————————————————————————————

第一日

大家都说我失忆了。

原因暂不清楚,但被检查过后肉体上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但是精神上很难受。弟弟们的名字全都能清楚地毫无迟疑地叫出来,其他刀剑男士的名字也能想起来,但是在来到这个本丸后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我就完全想不起来了。

于是药研建议我尽快养成写日记的习惯,万一能想起些什么呢?

那么这篇日记就大致记录一下日后每一天发生过的事情吧。

今天我是在手入室里醒来的,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弟弟们一脸担心的表情,他们听到审神者大人说我失忆了,照顾了三日三夜未醒来的我。

在手入室检查没什么大碍后,我被审神者带去了手合,与战斗知识相关的记忆都没有丧失。

也就是说,我只忘记了自己来到这里之后做过些什么。

据弟弟们说,在我未失忆之前,与那位混身是白的鹤丸国永殿下相处得最好,虽然在手入室中认人的时候见到他并没有多大感觉,但姑且还是去问一问吧。

走到他房门前就听到房内乒呤乓啷的什么东西落地了的清脆声响。试着想进去帮他的忙却被他制止了,让我先在外面等一下。不一会儿他满头大汗出了来,站在门前问我有什么事。

虽然很不礼貌,但我还是瞄到了里面乱糟糟的场面,书籍散落在地上,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被放在角落里,还用书故意遮住。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吗?

“听弟弟们说,我以前总是受您关照,所以想来问一下您关于我以前的事情。”

“哈哈哈,又是这些和你刚认识的时候的礼貌说辞啊。”

他看上去很疲劳的样子,气色很差,黑眼圈和惨败的肤色形成了巨大反差,白色的头发毫无光泽,刘海散乱地搭在满是汗珠的额头上。

“您看上去很忙的样子,请问我打扰您了吗?”

“啊……是有点。你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那我还是简短地问一下好了,请问我和您是什么关系?

他挠了挠头,低下头又别过脸,另一只手一直用拇指指甲刮着食指侧面。

“失礼了,我不应该这么问的。先告辞了。”

我转过身正打算离开。

“是和生命同等重要的……战友吧。”

他视线一直聚焦在我斜后方的那棵樱花树根部上,说罢便回了房间。

总而言之鹤丸殿下的表现和弟弟们口中的平时的他都太不相符了。是和我的失忆有关吗?总而言之先把这件事较为详细记录下来吧。

 

第二日

我很想知道我失忆的原因。或许知道后就可以推断出找回记忆的方法了。

总觉得现在这样有点像弟弟们模仿电视里的侦探一样呢,那句话叫什么来着?真相只有一个?

但是这个原因从和调查而起呢?假设我是遭受了什么意外所以失忆,那么意外发生的时刻我身边有谁呢?我又应该找谁来开始询问当时的状况?一个一个问起吗?

正当我百无聊赖地翻着五虎退因为听说我最近想进行一些调查于是专门送过来给我做参考用的审神者大人送给他的全套《冒险O虎队》的时候,有人来拜访了。

是加州清光殿下。

“你真的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简单寒暄几句后,对方就直接切入正题。

“请问您知道些什么吗?”看他的欲言又止的表情以及用着带着大大的黑眼圈的眼睛皱着眉盯着我,应该是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

“我觉得你很有知道的必要,其实是……”

“在说什么男生之间的小秘密吗?”审神者大人唰地一下打开门,闯了进来。

“怎么了清光?你也对《冒险O虎队》很感兴趣吗?”审神者蹲下来拾起了那张和对方艳红的指甲差不多颜色的解密卡,戳向一脸恐慌的对方的脸颊。

“没……没什么兴趣呢,怎么会有兴趣啦!我,我……我在和他说鲶尾最近马当番扔马粪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的事,希望他能管一下呢。”

“那我下次安排他去厨房好了。”

“您是想让马粪掉锅里吗!”他说罢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说是有别的重要事要忙。

审神者大人目送他离开的目光又回到了那本书上,他捡起那本书翻阅了几下,便拍了拍我的肩膀。

“本来这周整理资料是要轮到你的,但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你就用这些干活的时间顺便把我私藏的《金O一》和《福尔O斯》也看完吧,资料的活就先别做了。”

是把与侦探有关作品看完要比整理资料重要的意思吗?我不是很明白其中的意思。

 

第三日

在我出事之后本丸要干的事好像就没有那么多了,弟弟们这么跟我说,以前审神者大人经常为了资源、新的刀剑男士或单纯看不习惯大家在本丸里闲着,都会死命地派遣各个队伍远征的远征,出阵的出阵,不参与战斗的也要在本丸里面干活。但是自从我失忆之后,本丸里的气氛就松散了很多,平日里只有审神者在夜间或在偷懒时打开的家用游戏机竟然没日没夜地开着,众人在电视机前不是拿着手柄跳舞或对战就是看恐怖片。

“看吧看吧,长谷部就是不适合体感游戏。”乱指着客厅里一脸认真地舞动着僵硬的四肢的压切长谷部在我耳边偷偷说。

就连以前最闲不下来的人都在做这些闲事。

于是我去了审神者大人的房间,直觉告诉我这和我脱离不了多少关系。

“听说现在本文这番闲适景象与从前是两个极端。”

“人总是会变的嘛,你以前也不是这么一个那么说话那么直接的人啊。失忆了连性格也变了吗。”

“抱歉。是我失礼了。”

“没事没事,你是觉得这是你失忆造成的对吧?”他嗫了口茶,便继续说了下去。

“这事主要在我,我以前逼得你们太紧,你这失忆或许也是我间接逼出来的。”

“那请问我失忆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他停下了把茶杯送往唇边的动作,僵住了,视线从我的脸上转移至杯中,他缓缓放下杯子,双手放到桌下。

“你这事是我们这里的第一例,也不太好说。”

“请问是没有目击者看到当时的情况吗?”

“我也不太清楚,你就是一觉醒来就失忆了。”

“那失忆之前呢?请问您知道我做了些什么吗?”

“或许就是像太郎太刀一样头撞到天花板就失忆了吧。啊,要不就是老人痴呆提前。”

他一直盯着杯中没有茶叶茶柱浮起来的茶汤,整个人挨在矮桌桌沿。

“你没事就不要瞎搞了,能找回记忆就最好,不能就快点适应这里的环境好好继续生活吧。那些本来你会帮忙的整理资料的活我已经交给长谷部了,你没事就多歇一下或者看看我给你的侦探漫画或者小说。”

看来从这里是调查不出什么来了。

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

 

 

——————————————————————————————

然而这一part并没有展现很多鹤一期要素_(:з」∠)_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