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少年们的话语---(2)

少年们的话语---(1)←上一篇

1.下面都是基于想太的曲子写的。またあした(nico:sm19147157)、さようなら(nico:sm20163790),但是两首歌被我混在一起了。有兴趣可以去听下这两首歌或者看下这两首歌的歌词。

2.标题参考了想太的1st album 少年少女のコトバ【少年少女的话语】的专辑名,因为都是男孩子所以就叫少年们的话语了

3.时间错乱,现实认知的bug很多,不了解霓虹的考试毕业具体到底是怎么搞的也查不到具体的,凭印象模糊带过了

4.中间可能会生硬地插进几句歌词。可能和前后文没有太大关系或者关系拉得很生硬

5.语言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またあした、さようなら(下)


放弃吧,两个男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看鸣子不时会注意漂亮的大姐姐,又怎么会喜欢自己这样又高又没胸部又不性感的人呢。

异地恋也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像鸣子那样的性格,回到大阪那边念大学,一定会很快就交到新朋友,代替自己的人肯定一大堆,什么时候把自己的事忘个清光也不奇怪。

放弃吧,其实自己作为今泉俊辅与他相识的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已经输了。鸣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像在小野田或者是田所前辈面前那么直率,一直都是斗嘴再斗嘴,吵架再吵架,谁会愿意忍受和一个天天和自己争吵的人在一起呢?

今泉捏造了许多理由逼迫自己放弃长达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感情,其中有很多很无理的理由,多亏这几天不断地暗示着自己放弃,不要在意,他的情绪至少不像刚知道鸣子要回大阪时那么低落了。

他认为自己已经成功地从错误的道路上纠正回来,也应该为此感到开心。只是今泉内心那种像有什么被抽出来,内心的空虚感日益膨胀,无论看多少次LOVEHIME的动画,都无法填补心中的空洞。

于是他在举行毕业典礼的当天,早早换好了骑行服,背上了装了校服的运动背包,提早了10分钟出门。

10分钟是什么概念?大概就是明明每天两个人都选在同一条路上进行晨练,却因这10分钟的时间差,一次都没有遇到过的概念。

春天是樱花盛开的季节。

在满是樱花花瓣飞舞飘落的街道上,今泉全速前进,果不其然看见前方有个耀眼的红色脑袋出现在粉红色的花瓣间,吸引了今泉的注意力,今泉再加速,追上了鸣子。

“呜哇!!!!”鸣子显然被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有想过会在这个地方遇见今泉。“假正经,你这么早来干嘛,你不是平时都比我晚10分钟的吗。”

“你怎么知道。”

“小野田告诉我的吧,好像是。”鸣子挠了挠头,“不说这个,一大早的好心情都被你吓跑了,真是的。”鸣子说出嫌弃的话,但表情却看上去很开心。

樱花不断从枝干上散落下来,太阳逐渐从东边升起,黄色的光晕与天空专属夜晚的墨蓝色相互晕染形成了渐变色,西边的月亮与几点不怎么明亮的星星仍未落下,楼房背着光,形成一个个深色的长方形色块。空旷的大道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起了这么长的一段路,除了不时的几声鸟鸣声,听不到任何声音,这是一个好机会。

今泉在脑内搜寻自己模拟过的场面。一个个画面在脑内快速飞过,有在学校天台上发生的,又在两人一同走在放学路上被夕阳照着说出来的,也有利用手机发信息表达自己的心情的,但无论怎么搜寻,都找不到符合现在场景的画面。

那就临场发挥吧,第一句话要怎么说,要用什么动作配合自己所说的话以显得自己更有诚意,鸣子会接受吗,被拒绝了怎么办。固定在车把上的心跳频率显示器的数值开始上升,明明骑行速度并没有多快来着。

“离国道还有1公里,”鸣子看到指示牌很兴奋,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今泉的一样,他转过头对今泉提议道:“我们来比赛吧!!假正经!”

“嗯?”今泉心里在想别的事,有种突然被吓到了的感觉。

“上了国道后就开始比赛,终点在学校后门。不在回大阪之前再赢你一次总感觉超不爽。”

今泉看到了希望。

“赢了有什么奖励吗?”

“啊?”鸣子没想到今泉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思索了一下“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件事,这样总行了吧。”

正合我意。今泉嘴角上扬,变得兴奋起来“输了的话不能反悔啊,鸣子。”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于是他们便在国道路段开始了你追我赶看谁先通过学校后门的比赛。

一定要赢。一定要赢。表达心意的机会也只剩下这次了。

今泉的手开始发抖,脑内开始做模拟作战计划,汗水从脸颊一侧滑落下来,痒痒的,他没有理会,只是把车把握得更紧了。

 

“咔咔咔咔咔!!!”鸣子举起双手开心地通过学校后门的那条线。

“再来一次。”今泉顺势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这是3年与鸣子对决积累下来的习惯,虽然他很清楚已经没有下一次了,但还是顺势说了出来。

“咔咔咔咔,已经没有下次了吧。”

“我知道。”今泉低着头向活动室骑去,用手臂蹭了一下眼睛。鸣子一脸舒爽的表情,更反衬出了今泉输了后的不甘心。到达活动室之后,他们便放好了自己的车进去换衣服。

“说吧,你要我答应你些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比一场而已,赢了的话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今泉不自觉咬紧了牙关,眉头紧皱,手紧握成拳头,眼睛望着地板。

难受,今泉只有这样的感觉,明明自己抱着那么大的决心想去赢,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还是输给了并无其他目的的鸣子。鸣子如此轻描淡写地把结果带过去,甚至连赢的奖励都不怎么想要,明明已经不会有下次了。

“说好不反悔的,你随便选一个吧。”

今泉心里带着小小的期待,鸣子会不会也如自己一样抱着别样的感情,这次的比赛就像一些少女漫画一样,只是一个用来告白的幌子呢?他满怀期待地听着鸣子的回答。

“我回大阪的那天你过来送我。”

“即使你不说,我也会和小野田还有衫元去送你的。”

“那就可以了啊,你还想干什么?”鸣子一脸疑惑,以前自己赢了过后命令今泉去干很多事情,今泉都是极不情愿地完成。像这次那么执着地一定要自己命令对方去干些什么,还是第一次见。

“提些别的,那些我不一定会做到的。”

鸣子思考了一下,想不出结果。“到时候再说吧。”

“到时候是什么时候?”

“就是等我想到了的时候。”鸣子甩了甩手,“快点去换衣服把,再不换就赶不上毕业礼了。”

今泉一脸不情愿地跟着鸣子走进了活动室,脑内一片乱糟糟的感觉,丝毫没有察觉到,今天身上穿着的衬衫正是上次他在社团活动室中把鸣子的纽扣和自己的纽扣对换时穿的衬衫。衬衫上第二颗纽扣的位置现在仍旧空着,但他完全没有想起要把纽扣缝回去,只是把鸣子的纽扣放在了一个印着兔子图案类似护身符的袋子里。

对我们来说也已经没有了后续。
对我们来说也已经没有了希望。
对我们来说也已经没有了明天。
对我们来说也已经什麼都没了。

 

校门前的樱花花瓣飞舞着,像是现在正在下樱花雨一般。穿着校服的同级生们眼泪都溢出了眼眶,

已经不会有下次了。

已经不需要下次了。

当今泉察觉到总是劝自己放弃的自己,内心其实是极不甘心,但又不得不放弃的时候,眼泪止不住掉落了下来。旁边奔向向今泉要纽扣、合照或是签名的女粉丝们,被今泉散发出的低气压震慑住。只敢拿着手中的数码相机和签名版,在远处默默观望。

“啪!”鸣子快速跑到今泉身后,用力地击中了今泉的腰部。

“痛死了!”

“咔咔咔,没想到假正经也会那么伤感啊。”鸣子用手抹了一下眼角,明明自己也是被离别的氛围所感染,留下了眼泪,但还是在对方面前装作一点都不在意。

“只是花粉症犯了眼泪才掉下来而已。”

“骗人吧,再不跟我说实话的话以后就没机会了。”

就算许愿“爱上我吧”什么的,也不会去爱人的你,即使说了实话也没什么用。

“今天天气真好啊,明天回去的时候是晴天就好了。”明明好不容易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到了明天,一下子就要被拉开550公里的距离。

“……”今泉不说话,这种情况下该祝福对方在大阪也有一段不比在这里差的时光,还是该挑明说出自己不希望对方离开。

“别老拉长脸,脸本来就不短了,下巴再拉长就不好看了。”鸣子看着金泉仍不在状态之中,就拉着他面向粉丝那边,今泉也只好配合着摆摆手,却引起了对面一阵欢呼。

“肯定很多女生找你要扣子作纪念吧。”

“没有。”

“骗谁呢,你女粉丝那么多。”

“没有就是没有。”

鸣子站在今泉的左侧,眼角是不是瞟向今泉的胸前,为了调整角度,时不时故意弯腰或把头靠过去看。“没有的话……是你自己给对方的吗?”

“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说没有人找你要扣子,但是扣子又不在了,那就只剩下你自己主动给别人的可能性了吧。”

“什么……!”今泉立刻掀开领带,看到纽扣确实是没有了后,顿时意识到这件衬衫辨识那件被自己剪了纽扣,却又忘了缝上去的衬衫。

“你别跟我说扣子掉地上了自己没发觉啊。”鸣子用怀疑的视线打量着今泉,不明白他惊慌些什么。今泉整理领带过后,一脸正经地看着鸣子。

“严格来说,并没有送给人。”今泉稍作停顿“对方还不知道那颗纽扣是我的。”

“哈?”

今泉的神情变得低沉起来,鸣子也总算是理解了今泉消沉的原因之一了。他自然不想看到今泉拉长着连煞风景地把这人生难得宝贵的毕业式的气氛给弄得怪怪的,便想到了一个方法,他拿开领带,抓住自己的纽扣,使劲想把纽扣扯下来。

“看你那么消沉,我的扣子就给别上好了,到时有女粉丝问你要扣子看到没有的话哭出来就惨了。”鸣子心想这纽扣怎么那么难扯开,便仔细观察起纽扣下的线来。

“不要!!”今泉见状立马抓住鸣子的手,怕鸣子发现纽扣上的线的色差。鸣子吃惊地瞪大双眼望着今泉,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有那么大反应。

“我是绝对不会收下那颗纽扣的。”今泉在绝对上加了重音,以表示强调“你也不可以把它送给别人。”

“凭啥命令我啊,假正经你最近是不是太奇怪了些?”

“那就当作是请求好了。”今泉抓住鸣子的手,并把鸣子的手放在鸣子的胸口前,掌心下是那颗纽扣,“你就好好珍惜吧,别问为什么了。再见。”

今泉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像是想回避鸣子接下来会问的一大串问题一般,加快了步伐。今泉不是那么容易掉眼泪的人,都怪3月这个花粉纷飞的季节太扰人了,他这么想着,眼泪涌出了眼眶。说了再见以后,以后可能很难再见到了吧。

那就把这个回忆,永远地放在口袋里吧。

“什么嘛,”鸣子一个人傻呆呆地站在原地,连带着纽扣下的衣服一同紧紧地握在手中,“假正经真是莫名其妙。”


——————————————————————————————————————

 还没完orz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