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风高物燥,小心感冒

标题就是顺口其实风高物燥和感冒两者并无直接关系

1.有鼻涕和擦鼻涕的描写,注意避雷

2.鸣子的关西腔还是自由发挥(已经完全看不出是关西腔了orz

3.表达能力又死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4.关于鼻子与感冒的专业名词可能会用错

不介意ooc的话请继续看

—————————————————————————————

 

冬天。

“咔嚓。”鸣子听到社团活动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转头一看,刚晨练完的今泉站在门口,手还握着门把,呼吸还未平稳下来。

“冷死了快关上门!没看到我在换衣服吗!!”鸣子感受到室外吹进来的寒风,立马打起了冷颤,不由得缩紧身子用掌心拼命摩擦手臂取热。

今泉关上门,走进活动室。活动室里虽然没有开暖气,但毕竟室内在冬天普遍会比室外温暖,让人感觉舒适多了。今泉打开自己的储物柜,一边拿出放在柜子里用来擦汗的毛巾,一边向鸣子搭话。

“你怎么总是模仿我这么早起来训练。”

“分明是你在学我,我可是今天第一个到达活动室的人。”鸣子已经穿上了衬衫,从下向上把扣子一颗颗扣好。今泉用毛巾擦拭着覆在自己身上的汗水,漫不经心地反驳道。“那只能说明你练习的时间比我短而已。”

“你这人咋就那么嘴硬呢!”鸣子穿上校服外套,收拾好东西,关上储物柜的门,不想与今泉再继续争执下去,准备离开。脱下骑行服并穿好了校服衬衫的今泉看着鸣子拿起包走向门口,感到非常疑惑。

“你就这么走了吗?”

“干嘛?那么想我等你吗?”鸣子停下了脚步,声音听起来比平常低沉了许多。

“外面比这里冷很多,你就穿那么几件,小心感冒。”

“咔咔咔咔!!!”鸣子干笑了几声“假正经你在担心我吗?我这么身强力壮,感冒算个啥啊。”

“你现在就已经感冒了吧,逞什么强。”今泉就站在鸣子的旁边,对方说话时带着的浓重鼻音,呼吸不畅的不自然声音,鼻腔里时不时发出的“咕噜噜”的声响,都是鸣子感冒了的确切证据。

但鸣子却不以为然,“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几天就没事了。”他说完后再次不自觉地吸了几下鼻子,依旧拿着书包,径直向门口走去。

“阿嚏!”鸣子没走几步,今泉便听到鸣子打喷嚏的声音。

“活该,都让你多穿些衣服。”他转过身来,打算再奚落一下鸣子,却发现鸣子捂住嘴,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前。

“假正经,你现在有纸巾吗?”鸣子依然保持着用手捂住口鼻的动作,向对方求助。

“怎么了吗。”

“……鼻涕飞出来了。”

今泉叹了口气,不知道现在应该摆出什么表情,便直接抛给鸣子一个嫌弃的神情,从柜子里找出没有用过的抽纸,向鸣子那边扔去。

   “啪。”

   “啊。”纸巾砸中了鸣子用来挡住脸的手,手顺势向后移动,贴近了鸣子鼻子,沾上了鼻涕。

“你想打架吗假正经!!鼻涕!!鼻涕粘到了啊!!”今泉不知何时养成的把较轻的物品用扔的方法传给鸣子的习惯却在这时发挥了它的副作用。鸣子本可以轻松地接住今泉扔过来的纸巾,当然这是要在他的右手没有用来捂住鼻子的前提下。鸣子继续保持着捂住下半脸的动作,用仿佛要放发出怒火的双眼瞪住今泉,但他还是选择压抑住自己的怒气,走过去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那包纸巾,这时他又遇到了一个新的难题。

鸣子把抽纸夹在腋下,想方设法用拇指把抽纸中间的开口扩大,以便顺利地把纸巾拿出来。用拇指不行,他又尝试把抽纸放在地上,用左手的食指与中指压着缝隙的两边,用力往外打开。

“可恶,拿不出来。”鸣子依然没有放弃努力。今泉实在看不过眼,便走近鸣子,想帮对方抽出纸巾,却被制止了。

“你直接两只手一起把纸巾拿出来不就行了吗。”

“行,那你转过去别看。”

“有什么不能看的,你是换衣服的小女生吗。”

“假正经你平常脑子里全是换衣服的小女生吗,真是咸湿……”

“哈?”今泉完全被鸣子过激的言语和诡异的表情惹恼了。虽然平日他们也会吵吵架拌拌嘴,但今天的言语上的比拼却不同平常那么轻松,莫名其妙地染上了火药味。今泉不甘心在嘴上输给鸣子,便向前迈进了几步,站在鸣子面前,挺胸抬头微微踮起了脚,倚仗自己的身高优势俯视鸣子,给予鸣子巨大的压迫感。“那我就一直站在这里盯着你看,你也别擦鼻涕了就让他风干在你鼻子下面变成挂饰也挺好看的。”

“我这是在为你着想,怕你像你这样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看到我的鼻涕之后被恶心得像被御堂筋的口水碰到一样,吓得蹲在角落里哭鼻子。”鸣子自然不会被身高上的差距吓怕,反而是捂着下半脸,挺起胸膛直起腰双眼毫不畏惧地直视今泉。

“谁怕御堂筋了。”

“哦,对对对对,你不怕。”鸣子丝毫没有察觉到今泉的怒气值在飙升,继续肆无忌惮开着这有些过分了的玩笑,“你只不过是听到大号这个词都要皱个眉头皱上半天,好像有人在你耳朵里吐了口水一样,没有管家叔叔讲故事给你听你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不就是鼻涕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今泉用力地抓住鸣子的右臂,想把鸣子捂住口鼻的手扳开,鸣子咂了下舌,拼命反抗,嘴上自然也不会留情。“敢看鼻涕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有本事就帮我擦掉啊!假正经你斗个什么气!”

今泉愣了一下,停止了动作。鸣子认为他终于放弃了,便从再次捡起刚才放在地上的纸巾,递给今泉,示意今泉帮自己把纸巾拿出来。今泉迅速地抽出了纸巾,把纸巾对折。

“把手挪开。”今泉拿着纸巾对着鸣子的脸。

“啥?”

“帮你擦鼻涕。”

“开个玩笑而已你那么较真做什么!”

“你不敢让我帮你擦鼻涕就代表你只是一个连自己流着鼻涕的样子都不敢给人看的胆小鬼。”

“你是小学生吗!!在这些地方争强好胜有个鬼用!”鸣子完全无法理解今泉为什么要对自己的鼻涕那么执着,但他还是选择放下右手,伸手抢过今泉手上的纸巾,擦拭自己右手沾上的鼻涕,抬头瞪着今泉“擦就擦谁怕谁,你等下要是露出恶心的表情的话,明天我的午饭就让你请客。”

“一言为定。”

今泉抽出纸巾,死死地盯着粘在鸣子人中部位的粘液,鸣子应该是感冒初期,粘液呈清水状,没有黄色的脓涕。鸣子看到今泉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脸,难为情地移开了视线,没有与今泉对视的勇气,一想到今泉日后可能会取笑自己现在的样子,鸣子就有些后悔刚才一冲动做出妥协的决定了。

但再后悔也没有用,今泉依然死死地盯着鸣子鼻子与上唇之间被流出的液体覆盖的部位,在进行心理斗争。今泉也非常后悔自己一冲动就作出了要帮鸣子擦鼻涕的决定,虽说从做好决定到现在的这段时间内,今泉都一直在暗示着自己鼻涕不恶心鼻涕就是眼泪的一部分鼻涕是人体的正常分泌液,但是到实际动手时所需的勇气,还是不同的。今泉咬咬牙,眯起了眼睛,决定速战速决。他用力地把纸巾按在鸣子的鼻子上,纸巾不够厚,今泉感觉鼻涕打湿了纸巾,触碰到了自己的手指。但他并没有觉得特别恶心,反而是以平常心继续下一步动作。鸣子眯起眼,用理智压抑着想别过头的本能反应,为表现自己有勇气,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感到尴尬,僵硬地挺起胸膛,任由对方摆布。

室内虽然比室外温暖,但鸣子鼻尖上的冰冷还是透过纸巾传递了过来。带香味的纸巾渗入了从鼻腔里流出来暴露在空气之中变得冰凉的液体,也变得冰凉而湿润。今泉缩小了食指与拇指之间的距离,用纸巾把粘液包住。

“行了吗……”鸣子不耐烦地问道,他想快点结束这个场面。但今泉却没有因为他的催促而停下动作,他抽出了另外一张纸巾,隔着纸巾挤压鸣子两侧的鼻翼,鼻道内的液体因为挤压发出了水声,让鸣子感到更难为情。

“假正经你玩够了没有。”因为刚才的挤压加上鼻塞导致呼吸不顺,鸣子感觉更难受了,希望今泉能够尽快结束。但是今泉却又抽出了一张纸巾。

“你够了没!你就那么喜欢玩我的鼻涕吗!!”

“谁喜欢你的鼻涕!”今泉变得焦急起来,不愿自己身上又被添加一些与现实完全不符的属性,按住了鸣子的头,把纸巾按在他的鼻子上,“一想到里面还有鼻涕残留我就浑身难受,快擤出来。”

“不干!”鸣子拍打着今泉用力按住自己的头的手,大声喊道。“有强迫症就去看医生别来折磨我!”

“最后一次弄完就不弄了!”

“那你快点!”

鸣子最终还是顺从了今泉,把脸靠近今泉的手。鸣子因为鼻塞导致呼吸不畅,加上刚才大吵大闹了一会,换不过气来,只能半张开嘴呼吸。温热的气息搭在今泉的手上,难以言喻的瘙痒感集中在今泉的掌心,消散不去。今泉隔着纸巾用力按住右边一侧的鼻翼,让鸣子把鼻涕用力地擤出来。

粘液从鼻孔里涌出,与刚才冰凉的触感完全不同。鸣子现在只想在墙角挖个洞钻进去。

“还有吗?”今泉的手指距离鸣子的嘴唇很近,再靠近一些便可能碰到,鸣子呼出的气体打在今泉的手上,温度比平常高了不少。鸣子脸上的红晕已经扩散到耳廓上,紧皱着眉头,眼睛却瞟向一边不敢正眼看对方。今泉把包住鼻涕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后,把手按在了鸣子的额头上。

“假正经!果然你帮我擤鼻涕就没安好心!你只是想把鼻涕按在我的额头上吧!”鸣子啪地一下拍开今泉的手,今泉看着自己被打红了的手,皱起了眉头。

“那是另一只手,再说了这不是你的鼻涕吗?”今泉不顾鸣子的反对,还是直接把手放在鸣子的额头上,“你是不是发烧了。”

“……只是你的手比较冷所以感觉我比较热而已吧。”鸣子也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不过真的感觉有点和平时不一样。”

“自己摸自己的额头探不出体温来的吧。”

有道理。鸣子这么想着便伸手抓住今泉的头,使劲向自己的方向拉,把自己的额头靠了过去。

“!!!!!!!!!”

“我好像真的发烧了。”

“确实是发烧了好吗!话说你靠那么近把感冒传染了给我怎么办?”今泉用力地用袖子蹭自己的额头,想把感冒病毒给蹭下来,当然这都是无用功,只是图个心理安慰而已。

“你也发烧的话就有人陪我在校医室聊天了

挺好的。”鸣子拉着今泉,向门外走去“走走走假正经,把我这病人抱过去校医室呗。”

“自己去。你这么能说看来也没病得多重。”今泉挣脱开拉住自己的鸣子,走回自己的柜子前,在里面翻出了一条围巾,扔到鸣子的脸上。

“什么?给我的礼物吗?”鸣子毫不犹豫地把围巾绕在自己的脖子上,顿时感觉暖和了许多。

“看你太可怜了借给你用而已,别把你的鼻涕沾上去。”今泉跟了上来,打开了门。

“你不是不陪我去医务室吗?”

“我只是来监视你有没有故意把鼻涕蹭到我的围巾上而已。”

“咔咔咔咔咔咔。”鸣子干笑了几声,并没有拆穿对方显而易见的谎言。

 

 

 ——————————————————————————————

第二天。.

 

今泉俊辅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今天本是要上学的日子,平日这个时间,自己应该参加完社团的训练在回家的路上。拜鸣子所赐,平日身体还算健朗的今泉发了高烧,整日在家休息。

“咳咳咳咳咳……”

今泉眼角瞟向着与小野田一同过来看望今泉的鸣子,昨日还在发烧的他今天却生龙活虎,在躺在床上的今泉旁边吵吵闹闹。

再也不与感冒了的鸣子接触了。今泉默默在心里这么想。



——————————————————————————————

没了_(:з」∠)_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