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181CM的视野

还是废话:

1.亲身实验过其实高个十几厘米看东西没什么特别大差别

2.从楼梯摔下去人体会受到怎样的伤害搞不清楚所以是乱编的

3.虽然tag打的是今鸣但其实根本就是纯粹的友情向(不

4.结尾真的编不下去了就随便来了

5.鸣子的关西腔还是自由发挥

不介意OOC和语死早的话请继续

————————————————————————





“假正经看上去还挺高的。”在学校的走廊上,鸣子走在今泉身后,抬头看着今泉,忽然蹦出这样一句话。

“真好啊,我也想长那么高。”小野田用羡慕的语气说道。今泉想象了一下181cm的小野田的样子,甩了甩头,想把那充满维和感的画面从脑袋中甩出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发育完了肯定比只长个子不长脑袋的假正经还高。”今泉回过头,只看到说完这句话的鸣子一脸轻蔑地看着自己。无论是挑衅的话语还是轻蔑的表情都让今泉感到十分不快。他停下脚步,堵在鸣子面前,伸出两只手,用力地抓住鸣子的头并向上拔。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干啥呢!!放手!!!!”鸣子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一种将要脱离身体的趋势,他使劲抓住今泉的手,想让他停止这无聊的恶作剧。发现只用手无法制止今泉的举动后,便尝试用右脚踢今泉的腿。这些狼狈的动作都没有成功地让今泉住手,反而使其露出了平时极为少见的奸人得志般的笑容。鸣子更生气了,从喉咙里发出了怒吼,顺其本能,一脚踹向今泉的胯下。这一脚让鸣子从折磨里解放出来,但却让今泉陷入了痛苦之中,他捂着裆部半跪在地上,用可怕的眼神瞪着鸣子,说不出话来。

“今泉君你还好吧!!”小野田急忙上前,却被鸣子拉住。鸣子上前拍了拍今泉的背部。“自作孽不可活啊,啧啧啧。”

 “是谁先作孽啊,鸣子小朋友?”今泉捂着裆部略带勉强站起来,挺胸抬头,更突显出自己与鸣子的身高差距。眼看一场新的“战争”即将爆发,小野田急忙阻止,但诸如这里是学校走廊、职员室离此不远的理由无法使他们冷静下来。

“听,听说高个子呼吸到的空气会比较新鲜,今泉君的肺要比我们健康很多吧。”被紧张的气氛影响而无法正常思考的小野田说出了一句看似十分突兀的话,但这句无关紧要的话却十分有效地缓解了当时的氛围。“哇咔咔咔咔咔咔咔!!”鸣子笑得非常夸张,他用力拍打今泉的肋骨,肋骨下是肺部。有节奏的拍打声配合着鸣子的笑声持续着,“超高个子的今泉同学,把鸣子大人抱起来也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咋样啊?”鸣子一脸坏笑地对今泉用了平时绝对不会用的称呼,配合上鸣子的口气、表情,就是一句嘲弄意味非常强的话。

“好啊。”

“诶?”“嗯!?”小野田和鸣子听到今泉的回答后不约而同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今泉靠近鸣子,稍稍弯腰,一把抱住那个仍然一脸惊讶地望着自己的红发少年。

虽说先提出建议的是鸣子,但玩笑话终归是玩笑,从一开始他就对今泉会抱他起来没有过任何期望,这种与今泉的个性毫不相符的要求,今泉会答应的话一定是他的脑袋出了问题,鸣子是这么想的。但今泉现在却爽快地答应了这种要求,还立刻要付诸实践,鸣子的大脑暂时无法接受这种情况,便条件反射把已经紧抱住自己腰部想把自己抱起来的今泉的脸推开。

“你反抗些什么,不是你提出来的吗?”

“假正经怎么可能那么好心答应我的要求!肯定是想把我抱起来再狠狠摔下地吧!”

“你有被害妄想症吗?”

鸣子看着今泉望着自己的真诚的眼神,缩回了手。

“假正经你转性了啊?”

“没有,我只是可怜你一辈子都呼吸不了新鲜的空气罢了。”“什么——!?”今泉把鸣子抱至比自己身高稍微矮一些的高度,鸣子看起来虽不高大健壮,但体重重达56kg的他绝不算轻。多亏今泉平时严于训练,臂力不算差,维持这样的姿势一小段时间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鸣子并不满足于看到与平时差别不太大的风景。

“咋了假正经?就只能抱那么高了吗?力气这么小以后娶媳妇怎么办?”

今泉从未这么近距离地看过鸣子的脸,他从鸣子兴奋的眼神中读到了许多东西,兴奋、期待、有趣、好奇,大概还夹杂着少许因为二人距离太近的不好意思。除了正面被鸣子的视线灼烧着,今泉感受到小野田也在用无比期待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期待自己把鸣子抱得更高。

他决定回应这份期待。鸣子看今泉没有立即给予回应,充满期待的眼神逐渐混杂了一些失望。今泉动了动自己的手臂,想把鸣子抱得更高,但光凭今泉一人运用自己的腹部肌肉做支撑,用手臂把鸣子向上抬还是有些困难。今泉虽然没有说话,但鸣子已经察觉到了今泉接下来要干些什么。

鸣子为了配合今泉的动作,搂住今泉的脖子双臂借助今泉的肩膀开始用力把自己撑高,环着今泉胯骨的双腿改变为用大腿夹紧今泉腰部两侧,挪动自己的身子,像爬树一样让自己往上移。中途好几次因摩擦力不够差点掉下去,今泉索性把手从鸣子的腰部移向臀部,把鸣子向上抬,待鸣子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后,再把自己的双臂作为支撑点,托住鸣子的臀部,以免鸣子继续往上爬的过程中往下掉。

今泉的力气不算太大,假如是只靠今泉用臂力把鸣子举起的话坚持不了多久,为了能保持这个姿势比较长的时间,鸣子把胸部靠在今泉的头上并抱紧了今泉的头,这使得今泉的脸不得不埋在鸣子温暖的怀里,呼吸着全是鸣子味的空气。今泉的双臂支持住鸣子仍在不断挪动的臀部,鸣子岔开双腿,胯部紧贴着对方的胸膛,用大腿内侧夹住今泉靠近腋下的躯干的位置。

鸣子保持着这种姿势把头向外伸,他看到的是从未见过的世界。以前看上去遥不可及的天花板现在距离自己近了那么多,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看上去更亮了,仿佛能刺伤自己的双眼。以前跳多高都摸不着的窗户上方现在触手可及。一切都变小了,仿佛所以的事物都在仰望着自己。不过是视野比平时高了十几厘米,自信就已经从心中源源不断地涌了上来,感觉自己什么都能做到。

“鸣子君,感觉如何?”小野田的呼喊声把鸣子的思绪拉了回来,鸣子看着站在今泉背后抬头望着自己的小野田,只觉得他和平时看起来不太一样。是因为角度问题吗?小野田看上去比平日可爱了许多,如同自己的弟弟一般,勾起了他人的保护欲。

这就是假正经平时所见到的世界吗。

广阔,舒畅,明亮,一切是那么的娇小,包括一米六五的小野田。

鸣子完全沉浸在高个子的良好感觉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今泉支撑着自己的手臂一直在颤抖。今泉咬紧牙关,因体力不足而发出的声音还是泄漏了出来,所幸鸣子距地板的高度并不算高,今泉提醒鸣子要放他下来后,鸣子便稳稳地跳落在地板上。

看着今泉弯着腰喘着气拍打酸痛的双臂,小野田拍了拍今泉背部,今泉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只有鸣子一人仍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注意到后面两人的交流,一想到和小野田一样高的自己在今泉的世界中也是娇小玲珑会勾起他人的保护欲,鸣子不由自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啊!”小野田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事要先去职员室,等等再见!”说罢便匆忙离开了,只剩下今泉和鸣子两个人仍在站在走廊中央。

“我们也走吧。”今泉看着小野田奔向职员室的身影,打算与鸣子一起离开,但鸣子却完全没有反应,便一手拍像鸣子的头,力度有些大,发出了“啪”的一声。

“哇!!痛死了!找打架吗!”

“你在发什么呆,走了。”今泉向楼梯走去。鸣子也快步跟上,走在今泉身边。

“假正经会觉得我很可爱吗?”

“……你脑袋没事吧?是刚才被我拍傻了吗?”今泉听到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感到一阵恶寒,加快了步伐。

“那我就放心了。”鸣子听到这回答后舒了口气。

“你到底哪来的信心觉得自己可爱了。”

“身高?”鸣子思考了一阵子,认真地回答道。

“矮子和可爱划不上等号,哪天我觉得你可爱的话就是眼瞎了。”今泉继续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到了楼梯口,下了几级楼梯后发现鸣子没有跟上来,便停下来,回头看,鸣子站在楼梯的最上方望着自己。

“走上来一点。”鸣子向对方招了招手。

今泉不知道鸣子到底想干些什么,但还是走回上去。

今泉抬头看着鸣子,因为楼梯的高度差距,鸣子现在看上去比今泉高了一个头。只见鸣子想自己伸出了手,手缓缓抬高,搭在了自己的头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鸣子的表情由原来的充满好奇转变为一脸满足地看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而是更加轻柔地一下又一下地继续摸着自己的头,拨弄着头发,发根在毛孔中摆动的触感被放大好几倍传入大脑中枢。今泉愣了几秒之后,理智还是选择拍开鸣子仍放在自己头上的手,但理智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因激动而脸红。

印象中他极少被人摸过头。

做生意的父亲、母亲、照顾的自己的管家、老师,基本都没有碰过。高达181cm的身高是防止他人摸头的最佳防御利器。从小到大,身高在同龄人中一直高于平均值,虽不是最高的一个,但不被说可爱,不被摸头已经足够了。而正是因为长期处于这种状态,才让身高比自己矮了16cm的鸣子有机可乘。

“别这么瞪着我啊,难得觉得这么向下看,假正经竟然还挺可爱的。”

他也没被人说过可爱。

没有圆圆的眼睛,有的是能媲美三角尺般尖尖的脸,远远超出能称之为“可爱”范围的身高,不坦率的性格,就连喜欢兔子也不止一次被人说过违和。

但鸣子却摸着自己的头说可爱。

明明只是个叽叽喳喳吵死人的家伙,只是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矮子,却摸着自己的头说自己可爱,更令今泉感到困扰的是,这种感觉他并不讨厌。

但他不愿意承认自己不讨厌被鸣子抚摸头部的这件事。

今泉把鸣子从高处的楼梯拉下来,再发挥自己的身高优势,用力地把鸣子的头向下按。今泉触碰鸣子头部的方式比起抚摸,揉搓这个词会更加贴切现在的场景。鸣子自然不满被单方面压制住。他跳起来想攻击今泉的头部,却被今泉用手及时地挡住,导致攻击失败。鸣子不服气地又跳了起来,落地时却一脚踏空,向站在较下级楼梯上的今泉倒下去。

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教育不能在楼梯上追逐打闹,但只顾着由最初的抚摸头部演变成攻击对方头部的他们,显然没有想起这些告诫。

“嘶……”鸣子的手臂被今泉的头压着。他掉下楼梯的那一刻,因为反应及时,便环住了今泉的脑袋,以免今泉的后脑勺着地撞成脑震荡。被鸣子压在下面的今泉,背部接触着冰凉的地板,正面感受着鸣子温暖的体温。受不了这种剧烈反差的今泉挣扎着扶着趴在自己身体上的鸣子坐了起来,感受到背部火辣辣的痛,皱紧了眉头,倒吸了一口凉气。

“假正经你这是痛得要哭了吗咔咔咔,”鸣子左手按着疼痛的右臂,半跪着靠近今泉,想看看今泉的背后的伤势,但却被今泉迅速地按回下去。

因为今泉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往这边赶来。

“今泉君鸣子君!!我听到碰的一下超大声!!”鸣子看到楼梯下的鸣子跨坐在今泉身上,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急匆匆地跑下楼梯,把两人送进了医务室。

包扎完后已是傍晚,两人都是轻伤,并无大碍,便让小野田先回家了。

他们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一个被绷带缠着手臂,一个背部贴满了胶布。

两个人都不说话。因为互相摸对方的头掉下楼梯被送至医务室这种傻事,等头脑冷静下来想一下,就觉得愚蠢无比。

今泉低下头看着刚上完药一脸不开心的鸣子,头发耷拉着,不像平日一般张扬地竖起来,嘟嚷着绑着绷带一点都不帅气诸如此类的话,用手指轻挠着受伤的地方。他伸出手,搭在鸣子的头上,轻轻地抚摸鸣子的头部,就如鸣子在楼梯上摸着自己的头那般温柔。鸣子感受到头部的触感,甩开了头,吃惊地瞪着今泉。今泉被这么看着,手在半空中不知是放下好还是继续摸好,便挠了挠自己的头,不敢直视鸣子。

“……你想摸我的头的话就直说,”鸣子低下头,眼角瞟向今泉“下次让我摸回去就好了。”

“……才不要。”今泉继续绕着自己的后脑勺,转过身,像教室方向走去。

“喂!!哪有你那么小气的!”鸣子追了上去,夕阳把两个人的脸映得通红。

——————————————

就这样吧_(:з」∠)_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