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

懒惰成性
不是写手但在这里囤下文
pawoo:k_382653403
twi:@yengung
欢迎找我唠嗑(虽然不常用SNS(x

促进入睡

还是首先是废话:

1.大概设定上是合宿期间,晚上睡觉的房间是按年级分配的。就同一个年级的人在同一个房间里打地铺。

2.长期生活在光污染严重的地方其实根本不知道黑漆漆的感觉是怎样,假如下面黑漆漆的房间描写有很大不妥的话,是我半夜在衣柜里体验漆黑的感觉还不够的问题【不

3不知道鸣子的关西腔怎么写就尽情自由发挥

4订可完成3个条件的协议抢枕头什么的是看了官方访谈吃了糖以后开了脑洞随意掰的别较真

5没在交往,最多就是朋友以上恋人以下的程度,至于为什么面红耳赤是因为脑洞太大了

6. 八成ooc了不介意的请继续看

 

败者要完成胜者所指定的任意三件事。

定下了这个协议后,在最后一日的合宿的对决中,鸣子章吉比今泉俊辅先达成达到终点的条件,而正因为他们事先达成了败者必须被胜者指令做任意三件事的协定,今泉俊辅即使不情愿也好,也要遵守这个协议。但就在这个合宿的最后一晚,今泉被指令做到第二件事的时候,就不愿妥协了。

“假正经,给我。”鸣子指着今泉怀里的枕头命令道。

“不要。”今泉把抱在怀里的枕头抱得更紧了,“你就不能换个命令吗?没有枕头的话我真的会睡不着。”

今泉在这最后一日的集训耗尽了全力,为了能赢过鸣子,平时善于思考的他也在最后阶段完全放弃了思考,满脑子都是要比鸣子先到达终点的想法,拼尽全力与鸣子一同向终点冲去。筋疲力尽的今泉自然想得到更好的休息来恢复体力。当然,为了完成1000km这个目标,拼尽全力的不止只有今泉和鸣子,总北全员都用尽了自己全力。在一旁的小野田洗完澡后就早早入睡了,睡熟了的衫元还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你就不能随便拿些东西垫着睡吗?不就是个枕头吗拿走了好像要了你的命一样。”

“那你一定要用我的枕头吗?换别的不行吗?”

“两个枕头睡起来舒服多了。”

“你把其他东西垫在下面,在上面放枕头效果也一样。”

“啊——!受不了!!你咋这么婆妈呢!!”鸣子开始挠头,思考了一阵子,好想想到了些什么。

“你只是想要个像枕头一样的东西枕着而已吧,给我。”鸣子伸手去拿今泉的枕头,今泉仍不肯放开,反而把它抱得更紧了。“假如我的方法不行的话,枕头就还给你。”鸣子补充了一句,今泉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开了。

鸣子把今泉的枕头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上面,把脸埋进了枕头里,蹭了几蹭,从喉咙发出了如动物一般表示十分愉悦的奇怪叫声,他翻过身,张开双臂,成大字型躺在被褥上,向今泉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今泉没明白鸣子想干些什么,但还是很配合地凑了过去。

鸣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笑着对今泉再次招了招手,今泉看着他那不明所以的笑容,疑惑地问“我睡哪里?”

“当然是枕在鸣子大人宽敞结实的胸脯上睡啊!”鸣子的笑容在今泉眼里自信得无法理解,他大力地拍打着自己算不上特别有肌肉的胸脯,硬梆梆的胸脯被拍打出了“啪啪啪”的声响。

今鸣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干脆带着十分失望的眼神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啥意思啊假正经!你知道能在鸣子大人怀里睡觉的人全世界都找不到几个吗!?想我这么好心让你…”“嗯……公主。”正当鸣子用稍大的音量激动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时,在睡梦之中的小野田皱了下眉头,发出了一点声音,转过身,又睡去了。

今泉站起来,关掉了最后一盏灯,刚关掉灯眼睛并未适应关灯后的房间的黑暗,有一种瞬间失明的感觉。今泉只好摸索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蹲下来对鸣子说:“你能小声一点吗?我会试一下你想的办法,但别把别人吵醒行吗。”

“哇——没想到假正经也会关心人了哇咔咔咔。”鸣子的话语中略带有嘲弄的语气。

“还不是因为你太吵了。”

其实今泉只是不想把别人吵醒,让别人看到自己枕在鸣子的胸脯上睡觉的景象而已,虽然第二天起来也有很大几率会被大家看见,但当时的今泉很明显没有想到这一点。今泉把自己的被褥和被子拉到鸣子旁边,把自己的和鸣子的床褥并在一起。

“然后呢?”今泉看不清鸣子具体所在的位置,只能凭借直觉判断鸣子位置,他从自己的床褥慢慢地爬向鸣子那边“直接枕上去吗?”

鸣子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概是怕吵醒别人,他这次拍的力度小多了,他轻声地回答了今泉“快躺下,别磨磨蹭蹭的。”今泉先跪坐在鸣子的左侧,眼睛稍微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盯着隐约能辨识出来的白色被子,弯下腰,用手搜寻到鸣子的胸后,把额头靠在鸣子的左胸上后,从半跪的姿势转变成脸朝向鸣子侧身躺下,再把被子拉上,盖好。

“感觉咋样?很棒吧?”

鸣子的胸部没什么肌肉或是脂肪,今泉脑袋枕着的皮肤下便是骨架,他的胸部用作枕头的高度恰好合适,但柔软度明显欠佳。这个硬梆梆的枕头虽说不上特别舒服,但是强有力的心脏鼓动却让今泉感到别样的安心。今泉左耳紧贴着鸣子左胸所感受到的心跳声并不平稳,絮乱的心跳声还有加速的现象,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部运动得有些急促且缺少规律,今泉的部也随着鸣子胸部的起伏轻微运动着。

是在紧张吗?这家伙。

“问你呢,假正经。”鸣子说的话把今泉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催促着今泉做出回答。今泉感受着鸣子心跳跳动频率加大,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你的心跳声太吵了。”

“……你这是叫我去死吗。”

今泉感觉到鸣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部的高度变高后又缓缓地降了下去,心跳也逐渐从絮乱趋向平稳,但今泉仍能感觉到这并不是鸣子平时呼吸的节奏。鸣子平时的呼吸应该是更加顺畅,更加自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略带压抑且拘谨的。

“你很失望吗?”今泉抬头向上看,光线太暗,双侧枕头的高度有些高,鸣子的头又是往后仰的,今泉自然看不清鸣子的表情。

“是有些吧,假正经竟然在我引以为豪的怀里挑毛病,太伤人啦。”

“别用那么奇怪的说法。”

鸣子示意今泉起来,把盖到肚子处的被子向上拉,把被子拉到胸口处,再让今泉躺下。

“现在呢?啥感觉?”

“你的胸骨硬得可以隔着被子磕到我的头。”

其实是在说谎。厚实的被子盖在胸部上完全可以当作舒适的枕头。

“想打架吗!我健硕的肌肉明摆着在那儿呢!”

今泉没有还嘴,而是坐了起来,在黑暗之中按了按鸣子躺在的身体。

 

房间紧关着门,灯也早已关上了,唯一充足的光源是从窗户外射进来的月光,只可惜窗户边的好几层窗帘都被拉上了,透过厚实的窗帘照进来的光近似于无。室内唯一的光源只有正在充电的手机上亮起了黄灯显示正在充电。无奈这几点黄光太弱,太远,并不足以让今泉能迅速并正确地判断出鸣子身体各部位准确位置。

他伸出了手,在鸣子盖着的被子上稍稍用力,判断出是硬实的胸部后便稍微向下移,被子有些厚,只能大概凭借手感受到的触感判断出是鸣子的胸部、肋骨、腰部、腹部,再向下一些,便找到了他在寻找的鸣子的肚子。

“干啥呢假正经?”隔着厚实的被子触摸着鸣子的身体,他感觉到被子下传来的轻微颤抖,鸣子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两只手紧贴着身体两侧,双腿也紧紧地合并并伸直。今泉用手轻微用力压了一下鸣子的肚子,经过再次确认后便抬起手,直接整个人躺了上去。

“呜哇!!”鸣子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被吓得像弹弓一样弹了起来,惊呼了一声,今泉立即坐起身子用一只手把鸣子按倒,虽然光线暗得双方都看不清对方,但今泉还是用另一只手抵住自己的嘴唇,靠近鸣子,嘘了一声。

“假正经,你下次不要那么突然好吗。看不到你在做什么,吓得我一惊一乍的。”

“你怕黑吗?”

“哇咔咔咔别开玩笑了。”鸣子伸出手揉了揉今泉的头,“只是黑漆漆的看不到别人在干嘛很不安啊。”今泉的头发很柔软,顺滑的发丝缠绕着鸣子的手指,鸣子玩弄着今泉的头发,很是享受这新鲜的感觉,但却被今泉拍开了手,强行打断了这一享受的过程。

今泉稍微明白了刚刚鸣子所说的看不到对方下一步动作,也无法猜测的不安感觉。

头枕在鸣子盖着被子的肚子上,柔软的触感包围着被子与头部接触的区域,很是舒服,舒服得就连鸣子肚子里传来的低弱而和缓的肠鸣声这一不足也可忽略不计。

但当面对鸣子询问自己感觉如何时,今泉还是说出了违心话。

“你的肚子比你还吵。”

“总感觉你一句话骂了我两次啊。”

 

今泉翻过身,脸朝向天花板,整个房间都是黑漆漆的,睁开眼睛能见到的除了极为靠近的东西就是一片漆黑。但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下,听着在这个房间里面各人呼吸声交织在一起,枕着鸣子的柔软肚子,让今泉感觉十分享受。他闭上眼,准备就这样入睡。

但鸣子却把他拉了起来,鸣子拉着今泉的衣领,想把他提到自己的肩旁,他使劲拉扯着今泉那件印有兔子图案的衣服,但却拉不动今泉。今泉不耐烦地坐起来掰开鸣子的手,但没想到鸣子反倒顺势把今泉拉倒,再用右手把今泉的头部按向自己的左臂。

“你到底想干什么!”

“假如因为我搞到你休息不好没有体力的话,我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所以你就要用那么凶猛的方式吗!?”

“哇咔咔咔实在太累了就没有考虑那么多,”鸣子说得好像自己平时事事都不缺乏思考一样,干笑了几声“假正经你不也挺不正常吗,今天怎么没怎么跟我吵呢。”

“太累了,吵不动。”

今泉说完后便闭上了眼睛,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他却能感觉到,脑袋下枕着鸣子的手臂在缓缓挪动,鸣子用手轻轻地推动了一下今泉的头,让今泉的头更靠近自己的关节处,试图让今泉睡的更加舒服一些,今泉也不客气,他转过身,脸朝向鸣子。鸣子感觉到今泉翻过身后,便十分自然地拍了拍今泉的头,又把今泉的头往自己那边更推进一些。

是把自己当作弟弟妹妹了吗?今泉知道鸣子家兄弟姐妹比较多,便猜测鸣子刚才那一系列动作都是出于平时对待弟弟妹妹都是这样的习惯性动作。假若光线再亮一些,今泉不闭上眼睛的话,看到鸣子紧闭得不自然的上演,略微泛红的耳根,被虎牙稍稍用力咬着的嘴唇,他一定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只可惜光线太暗,什么都看不到。

今泉平日习惯侧着睡,但现在侧着睡却怎么都睡不着。紧闭双眼,一动不动,脑内无论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抑或者是什么都不想,还是睡不着。平日训练,体力消耗过后一定可以快速入睡的,今日比平日骑行了更多的路程,耗费了更多的体力,无论是精力还是体力应该都已经是过度透支的状态了,但比平时更疲劳的现在,却失眠了。

不可否认鸣子肯定是阻碍自己入睡的第一大因素。紧闭着双眼,感受不到别的事物,只感觉鸣子比别人高一点点的体温包围着自己,紧挨着鸣子仿佛能感觉到自己与他的心跳呈同意频率跳动,且越跳越快,越跳越没有规律,跳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根本没有办法冷静下来,胸腔被心脏的搏动击打得略发疼痛。厚度刚好的被子昨晚盖着睡感到十分舒适,但到了现在却像被一个柴火烧得极为旺盛的火炉,烫的浑身发热。今泉感觉到有汗水从毛孔里渗出来,渗出来的细汗覆在皮肤的表面,特别是额头顶部的发际线位置,已经如小溪汇聚成河流一般,开始聚集成汗珠,被重力吸引着沿着今泉的面部表层皮肤往下流。今泉没有理会那些头顶上的汗,他的手紧握成拳,他确切感受到自己的手心,指间,全被冷汗弄湿了。

夜晚静悄悄的,只有感觉不到其吹出冷风的空调运作的声音和旁人的呼吸声,但今泉却感觉到自己处身于祭典里拥挤的人群中,附近还有不间断敲锣打鼓、吆喝买卖的声音,这些声音逐渐转化成近处是昆虫翅膀在耳边震动的声音,远处是失真了的音频的声音。让他心神不宁,根本静不下心来。

鸣子的手部就一直反复在做张开、握紧的动作,鸣子缓缓地移动自己的手臂,但幅度极小,大概是不想被今泉发现。但反反复复重复了几次后,鸣子却忍不住了。

“假正经,睡着了吗?”

“嗯?”今泉听见鸣子用像说梦话一般不太清楚的声音喊自己,那些幻觉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心想着自己怎么睡得着,回应了鸣子。

今泉抬起头,两个人的距离足够近,微弱的光线让今泉可以隐约看到鸣子脸部的轮廓。

“……我手麻了。”

“!?”今泉嗖的一下坐了起来,生怕压断鸣子的手臂似的,鸣子却不以为然揉了揉自己的手臂,用力地在半空中甩了几下,顺带嘲笑今泉“你那么大反应干什么呢假正经。”鸣子一边活动这自己的手臂,一边嘟嚷着真不知道电视剧那些人被人枕了一晚胳膊都不痛是怎么做到的诸如此类的话,鸣子摆弄着那两个叠在一起的枕头,把这两个枕头放在两人被褥的中缝,没过一会,今泉便听到鸣子倒在上面的声音。

“那我现在睡哪里?”

“躺下呗,”今泉听见鸣子轻轻拍打枕头“双层枕头分你一半。”

 

今泉躺下后便明白为什么鸣子会对双层枕头那么执着。

今泉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睡着的,但入睡前的那些感觉仍十分清晰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柔软无比的双层枕头舒服得难以用语言形容,与鸣子面对面睡时对方的打在自己脸上的呼吸,在微弱光线下隐约看到的鸣子比自己先入睡的安详的脸,嘴角流出的口水略有反光,顺着鸣子的面部留到枕头上,微微张开的嘴露出虎牙的尖部,就这样看着鸣子睡着的脸颊,今泉的眼皮越来越重开始打起架来。

假如这场像开玩笑般的对决是自己赢了会怎么样呢?自己会命令鸣子做些什么?今泉想不到结果。大概鸣子也是没有什么特别想让自己去做的事,只是单纯的想要比自己先冲过终点而已,赢了以后又想不到想让自己干什么,所以随便找了一些事吧?还是说他其实是真的想要自己的枕头呢?今泉得不到答案。

无论怎么努力回忆,昨晚的记忆都只到这里就没有了。今泉醒了之后依然紧闭着双眼,窗帘被拉开,窗外的太阳射进来,射在今泉的眼皮上,眼球因为光线的刺激一直在转动,他不愿睁开双眼,而是悄悄地把被子再拉上一点,以掩盖自己变得通红的脸。

并不是今泉在赖床,也绝非是什么要珍惜和鸣子睡在一起的时光如此矫情的理由,只是现在的气氛令今泉不好意思睁开双眼。鸣子的睡相十分糟糕,明明昨晚入睡前还是保持着侧睡的姿势,今早就变成了紧紧地把今泉搂入怀中,腿搭在今泉身上的姿势。

而单单是这样的话,今泉肯定是会把鸣子给推开然后自己起床去洗簌的,但是被众人围着议论纷纷的状况下,他实在没有毅然站起来的勇气。

“原来鸣子君和今泉君的关系已经那么好了吗?”

“两个大男人抱着睡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还睡得挺熟咻。”

今泉现在只想回到过去打醒当时那个不经大脑思考便做出一系列傻事的自己,以及现在还抱着自己呼呼大睡的鸣子,这份羞耻不能只有他一个人来承担

 

直到走出旅馆门口的那一刻,面红耳赤的今泉仍感觉到总北众人对他投去异样的目光,还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的鸣子忽然拉住今泉的衣领,用食指指着前台的一块牌子,瞪大双眼,发不出一点声音。

“干什么?”鸣子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指着牌子下的那行小子,今泉凑过头去仔细看了一下。

“若枕头不够,请在前台领取。”

 

 

 

 

 

————————————————————————————————————

 

没了。

评论(4)

热度(39)